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想起了林冲的大雪之夜  

2005-12-07 12:12:23|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雪封门。
小阁楼。橘黄的灯光下斜倚软软的靠垫,摩挲着微烫的紫砂壶。茶香氤氲,模糊了镜片后的双眼。
一个个雪的典故亦如小小拱窗外扯絮般的雪,在脑中舞个不停:苏武冰雪牧羊、王子猷雪中访友、宋太祖雪夜探程普、程门立雪、窦娥六月飞雪、宝玉雪中辞父、闰土雪里捕雀······
大雪吸音。万籁彷佛在混同天地的肃穆威严前屏住了呼吸。似乎听到了自己的血液在脉管里流动发出的汩汩声音。好象渐渐起了潮,一浪大过一浪地挟着风雪之势冲刷着多年的坚冰尘垢。终于汹涌了。

回到了多年前的那天,相同的雪,相同的夜。三五男儿,对雪豪饮,醉后冒雪联袂狂歌。文些的高吟:“燕山雪花大如席”;油些的直叫:“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还有的干脆如狼般长嗥。兴致来了还拉了人在雪地里打个滚。浑不顾蜷缩成一团蹒跚而行的路人侧目而视。
啸声渐远。树枝上被震落的积雪簌簌而落,随轻盈飞旋的雪花一起慢慢掩没了那雪地上几行远去的脚印。

如此雪夜,围着“突突突”地炖着野味的红泥小火炉,就着烧刀子或是多年陈绍,过一把侠客瘾该有多么惬意啊。突然想起了林冲。那也应该是这么一个夜晚吧。破败的小小野店,寒风从宽宽窄窄的缝隙里挤入,纵横交错。冻得如豆大的烛火吃力地吞吐着,使孤零零的影子在龟裂的泥壁上忽而蜷缩,忽而伸展,忽而破碎,忽而黯淡。瑟瑟的小二从拢着的袖管里努力探出手来,哆哆嗦嗦地切着一盘石片般的牛肉。几十年的屈辱伤痛呼应着尖啸的北风在心中如冰刀般的绞动。幸好有酒!再劣的酒也能醉人。让酒帮忙,去抵御这残酷无情的寒冬吧。
直到看着小二颤巍巍地倒抱起酒坛,把最后一滴酒倒入那只从不离身的葫芦,才恋恋不舍地将身体从叠得高高的破粗瓷碗间拔起来,摸索着系紧沧州大檐帽,趔趔趄趄地扛上那杆一起出生入死的钢枪。磨尽红缨的枪尖斜挑起葫芦,那种沉甸甸的重量让肩膀感到一份稳定。“吱”一声那扇永远关不严的柴门在身后掩上。狂风卷起鹅毛大雪恶狠狠地扑面摔来,打在脸上着实生痛。乜着醉眼冷冷一笑,向莫辨尽头的一片白野跌跌撞撞地迈开了步子。
雪下得愈发紧了。抹平了人世间一切的不平与坎坷,掩盖了尘世上所有的猥琐和肮脏。大雪将东南西北舞得头晕目眩混乱了方向。
早已经不见了来路。
诺大世界,踉踉跄跄独行,何处才是彼岸?白了须眉,白了弊氅,白了钢枪。雪已及膝,酒已将尽,白了的天地更是茫茫。很清楚这看上去真干净的白茫茫下其实有的是陷阱和机关。只是仍相信,终有一处冰雪下,挣扎着绿色的小小希望,就象那铁骨铮铮的傲梅,再弥天的冰雪也埋不了红妆。
只是不知还有多远,才是那突兀峥嵘的热血粱山?

窗外雪不知何时已停,呆会该出月亮了吧?
雪后的月夜!
哦,我似乎已经看到了覆盖了整个旷野的积雪在弯刀似的初月下泛着淡淡的蓝色荧光;我还似乎闻到了了腊梅那幽幽的冷香;我真的感觉到了大地在冰层下微微震颤——我分明听到了北方风雪大漠上万马奔腾奋鬣长嘶,我分明听到了马背上剽悍的骑士穿破时空的呼啸呐喊!
再坐不住,有一种想在雪地里坦开衣襟,用胸膛迎接冷风,仰天长啸的冲动。推开窗户,一阵冷风飕的迎面而来。一个寒战,立即关了回去。忙捧起了茶壶,有些冷了。往茶壶里加了点热水,不禁苦笑。
呷了一口茶,觉得铁观音有些涩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2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