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作品]曲韵五章  

2005-08-20 11:01:39|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霸王卸甲


“铮——”
霹雳似的一声,大地为之一震,潮水般涌来的汉军顿时凝固。
天地间死一样的寂静。
微微一笑,只有自己知道,这不过是心中最后那根弦断了。
解下那件猩红的战袍,轻轻地为怀里的虞披上。她那紧闭的眼角边,一滴清泪不知何时已凝成了晶冰。
微风低低的盘旋在身边,青丝拂过脸颊,仍如轻柔的抚摩。
心中那团烈焰慢慢在消散。从今后,有谁,看我拔山举鼎?有谁,送我扬刀跃马?有谁,陪我斩将搴旗——
有谁,配领略我令日月变色的威严背后的似水柔情?
乌锥低下头,轻轻喷着响鼻。
蓦地,《十面埋伏》那得意洋洋的战鼓擂起。汉军猛地一振,千万双因恐惧但又亢奋而充血的瞳子里射出一道道贪婪的绿光。
在全身骨节做响声中缓缓站起,横握长戟,仰天一声狂笑。
笑声里,三十年的风云如刀锋般咆哮着扑面而过。
如血的残阳碎了一地,混入漫山漫野的肝胆碎屑里——百万汉军早已辟易。
罢了,罢了!不如归去——
这世间,原本就是懦夫们的乐园,无赖们的战场。
低低一叹,轻轻将那柄满是缺口的长戟抛还给历史。用拔山的手慢慢卸下这身依然寒光闪闪的盔甲,痛痛快快吁口气,——
从此,再不防它甚么长枪巨炮、暗箭明刀!
抱紧虞,一生中唯一的一滴泪渐渐流下,汇入虞的泪中,“嗤”一声响,开出一朵冰冷的火珊瑚。
新月下,大风起。


二. 春江花月夜


江水缓缓流。
象把冰冷的熨斗,轻轻地熨平了脉管中汹涌的血潮。
呼吸渐渐平缓,吐纳都是清凉。
月儿圆。
一片花瓣悠悠而降,江心一点涟漪,柔柔扩散。
水中月儿碎,天上月儿也一漾。
微风如绸,迎着鼻尖分开,拂着耳边悠游而过。抓住一缕风,让它柳丝般在指缝间游曳。
眸子迷离,全身慢慢溶化在这淡绿色的琉璃世界。
如此夜色,又有谁,还能记得大漠狂沙,金戈铁马?
也不知是真是幻,天边隐隐传来一声马嘶。


三. 酒狂


醉意从脚底下升起,踉踉跄跄在体内盘旋了十圈八圈,终于冲口而出,化一声长啸。
啸声里,几十年俗世中如苔藓般滋生,牢牢包裹全身的那层甲壳纷纷龟裂,碎了一地。满目是庄严肃穆,美轮美奂的碎片。
天为盖,地为缸,用亿万年时间酿一海好酒,沿着百川倒流,灌满整个宇宙间。直把个冷冰冰的月亮醉成个滚烫烫的太阳——
混沌世界里,我就是上帝!
眼乜斜,步零乱,歌浩荡。
醒也笑,梦也笑,哭也笑,笑也笑。
把这个锱铢必较的滚滚红尘,留给那些用显微镜计算一切的人们。
醇香里,退化成猴,在迷迷茫茫、颠颠倒倒的醉乡中独自舞蹈。


四. 二泉映月


谁说我看不见?
我分明看见了造化的巨手将芸芸众生团在掌心中肆意揉搓。
你能听见吗?
时光掠过身边时那尖锐的呼啸声?
我能闻到吗?
岁月那酸酸涩涩,梅雨天似的味道?
但我还是瞎子:
大千世界的五彩永远与我隔着一层黑暗的幕布。
我分明摸到了,周身紧紧裹着的,那冷冰冰、潮湿粘滑如蛇皮般的软甲。
一袭破长衫,一柄旧明杖,心底汩汩流出的音符就是我的导盲犬。无论走得快,还是走得慢,我都要摸索着将这属于我的苦难用一生去丈量。
我听见了!
听见月亮在漫天铅块般的乌云中全力挣扎而发出的刺耳的摩擦声。
我看见了!
看见清澈的泉水柔柔地抚平月亮那遍体的伤痕,柔柔地为月亮清洗着满身的血污。憔悴的残月静静地躺在水中,如叶芽儿一样慢慢滋长……
你能感觉到那沁骨的清凉吗?天地间,是不是清辉重又无限?
因为,有一群鱼儿羞涩而不安地轻轻啄着我的身子,那一定是,一定是:
有一缕缕月光,如丝般在飘我身边。
起舞。


五. 高山流水


诺大的地球,难道真的找不到一个两个钟子期吗?
此生难觅,也要将曲《流水》奏响在亘古无声的宇宙间。(1977年,美国“航行者”号太空船升空时曾带入一张灌有古琴曲《流水》的唱片)
管什么高山变沧海,沧海变桑田,纵然是连银河也干涸成了沙漠,那股泻玉般的激流也不会停止。
如一条晶莹的水龙,永不疲倦地在一颗颗死气沉沉的星球间盘旋舞蹈,直到,
——
某一日,
某处,
传来幽幽的和声。

口占四韵,权做蛇足:
拢袖仰天叹,
一笑高风寒。
古凋我自爱,
何求今人赏。
                                                         

2004.5.9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