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萤火虫  

2005-08-25 19:53:29|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惊蛰后的第一个雷声轻轻响起,我便在这个车水马龙的城市里开始了对一种小小虫儿的寻觅。
直到最后的落叶树在秋风中发起了寒战,充斥我双眼的还仍是俗艳的霓虹灯。
我的目标不过是萤火虫。
江湖中的劳碌其实早就使我忘记了那些微不足道的小生灵们。直到那一天,洪亮吉,不经意间读到了一位并不怎么出名的清朝诗人的一联诗,他是写给萤火虫的:所悲微末质,志欲烛昏晓。当时我真的感到一股液体从心底某个角落升起,涌上了双眼,酸酸的,渐渐迷茫了。
迷茫间记忆回到了儿时的月夜:稚气的我,奔着跑着抓住精疲力竭而又无可奈何的萤火虫,塞入长长的麦杆内,看它从这头爬到那头,又从那头折回这头。可能是愤怒吧,萤光闪灭得很快,但不久就慢了下来,一闪,再一闪,半日再一闪。终于,麦杆融入了夜色。
一阵茫然,恍惚间竟觉得麦杆内的其实是自己。
光在虫在,光灭虫亡。萤火虫们真以为自己那团小小的微光能映亮这个尽管只是“尘中之尘”的山河大地吗?隋炀帝用了亿万只萤火虫,也不过只照亮了区区一个景华宫。萤火虫那小小一团光其实可怜得照不了自己短短的一生路。然而萤火虫为谁而发光呢?
默默无言,任秋虫在背后讥讽吟唱吧,它只顾前进;贴地飞行,任知了在梢头长嘶高调吧,它只知道路在脚下;目不斜视,任飞蛾向熊熊烈焰投奔吧,温暖和光明对它永远只是另一个世界的诱惑,它明白,属于它的永远只有自己孤零零一点冷光。
仰天长叹。云层间隐隐几颗疏星。乌云象只巨手,一下又一下狰狞地对残存的一点点光明进行着挤压。点点幽光在乌云的指缝中艰难而顽强地躲闪着,穿行着。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里找不到萤火虫了。它们原本是为黑暗而生的。无论多么不起眼,多么不足道,多么不自量,它们都是黑暗的克星。无论多么渺茫虚幻,只要一点微光未灭,心中便还有希望。
我无力帮忙,只能小心地为它们吟出洪亮吉那首诗的最后两句,权当助威:
不畏霜霰零,冲寒出林杪。
不敢大声,生怕一不小心气流便吹灭了这些晃晃悠悠的可敬的小灯。
  评论这张
 
阅读(53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