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本草春秋》后记  

2007-12-19 16:56:28|  分类: 作品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逆旅千秋》出版后,曾有位记者朋友问我:你写历史是不是为了赶潮流?
真的不是。
其实在《逆旅千秋》的后记中我已经说过,我写历史是为了练笔。的确,我是在练笔,我需要练笔,需要练出一种沧桑厚重。因为我多年前就有个计划,写一部以历史为背景的小说。
也许是性格原因,我不喜欢用戏说来掩盖浅薄,我对那部计划中的小说,要求背景尽量真实,起码别闹出常识性的笑话。正是带着这个目的——当然还有“文史不分家”的传统——我读了十几年历史。
小说尚未动笔,倒先出了两本历史散文集,这倒是我没想到的。
或者,我无意中真的赶上了历史热的潮流。
那位朋友追问,你对当前的历史热有什么看法?
引用一句《逆旅千秋》里的话吧:
“大道上,走得累了,坐下来歇歇脚,回头看看来路。”
反思,寻根,推陈出新、继往开来,有什么不好呢?
一个没有根的民族是轻浮的;一个忘本的民族更是凉薄的。
历史热很正常,抑或,这本不该被称之为“热”,而只是一次多年后的重新归位——感到烫手,只是因为它冷得太久了。

她还有问题:你的书被定位为历史散文,那你对当前的历史散文又有什么看法呢?
我的理解很简单,界定一种历史题材的文体是不是属于散文,关键只有一点:你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表达一种属于你个人的感情还是只为了叙述一段故事。我认为,单纯叙述史事不能算是真正的散文。
然而历史散文毕竟有其特殊性,且不说万万不能信口开河,便是想要抒发的感慨,也必须建立在对历史相当深刻的理解之上。我读历史纯属无系统的自学,除了最普通的原始材料和最著名的经典,其他是拿到什么看什么。我认为对我来说这就够了,因为我从没想过要成为历史学家。但这两本集子都是用几十篇系列散文来描述自己对整个中国历史的感悟,时间跨度很大,最终能够勉强完工,绝对要感谢对我最有帮助的一位大师。
钱穆。
在我读过的名家著作中,钱穆对我的影响最深。没有丝毫夸张,最初读他的《国史大纲》时,真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可以想象,那种茅塞顿开的欣喜是怎么令一个在迷茫中独自摸索的懵懂少年激动不已。后来,我买到了市面上所能买到的所有钱穆作品。
就像得了一条串珠子的线,从此,各种史料在我眼前不再是杂无头绪的。可以说,是钱穆先生那高屋建瓴般的视角帮助我构建了一个粗浅的历史轮廓。
当然,不必提钱穆那级别的大师,即使是一般的历史学家看来,我的感悟也可能是粗鄙可笑的,但我还是想描述一下自己对历史的理解:历史在我眼里,就像书法家笔下的线条,千钧笔力都体现在一个“涩”之中。
大家都知道,所谓书法的“涩”,指一种笔锋在纸面上遇到阻碍,又越过它前进的效果。这两种相反的力表现得越充分,线条就越有力度。传统书学将之形象地形容为“屋漏痕”——水珠沿墙滴下,并不是一流到底,而是要克服墙壁阻力,缓缓而下。为了体现这种美,需要人为地制造逆势,如《艺概·书概》云:“惟笔方欲行,如有物以拒之,竭力而与之争,斯不期涩而自涩矣。”
一部人类史,就是冲破各种逆流势力,迂回着、挣扎着前进的记录。但与书法只有两股力相比,历史轨迹上的力量要复杂得多。很多时候,不能简单地分为正邪两种,死命拖历史后腿的不都是暴戾的奸邪,也许只是惰性的吸附,也许是求全的稳妥,甚至很多时候还可能是善意的拦截;推动历史发展的,也不尽然是正义的感召、光明的呼唤,其中起关键作用的,往往还是人类天性中的私欲。
局部看来,每一道阻力都可能远远强过任何一股前进的力;甚至,有时谁也找不到突围的缺口,各种力道混乱纠缠,结成一团没有锋芒的乱麻。然而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一座堤坝能够长久地阻挡历史大潮:尽管它会徘徊,会停滞,甚至会有一定程度的倒退,但它最终一定会冲破重重阻碍,浩浩荡荡咆哮而去。
历史令人惊心动魄、瞠目结舌的魅力,在我看来,也是行进中的一个“涩”字,就蕴涵在汹涌的大潮内部、各种力量明里暗里的搏斗消长之中。
学习历史的意义,在我看来,在于使人找到自己在时空中的座标,以选择用力的方向。
我脑海中的历史轮廓,正是由这样的线条描画而成。我写这些文章,首先就是为了表达历史线条本身的力度美,而不仅仅是画上几副草图。
所以我认为我写的的确应该是散文。

写历史散文很累人,但完成《逆旅千秋》后,我却有意犹未尽的感觉。读着《逆旅千秋》封底的文字:“三千年的金戈铁马、兴亡悲欢,在二十五笔淋漓的浓墨中终被化为一声沉重的叹息”,想到读者在我博客上的留言:“郑兄就这样悍然收工了吗”,心里总在问自己:“你想表达的,都在里面了吗?”
07年3月,我所在的国企终于面临转制。根据计划,我将慢慢离开我的老本行:医药——我最初学的是中药专业。说实话,我对中医中药很有感情,也很庆幸当年能阴差阳错学了这个。离开之前,我想写点什么来纪念一下我那在医药行中的十五年。但,写什么呢?
一天忽然有个想法,把中药和历史结合起来写,如何?
很快,我明确了构思:以中药的角度,或者说,以中药为引子、为线索,重新将中国历史疏理一遍。
于是又花了九个月时间,写了这一本《本草春秋》。
与写《逆旅千秋》时不同,写这本书时我常有战战兢兢的感觉,越写心里越没底,越觉得很多原本一目了然黑白分明的事,都变得云遮雾罩,简直是越来越怕下笔。
无论如何,我还是按着自己的计划写完了这本书。
虽然在方家眼里,这本集子可能不值一哂,但我还是觉得很欣慰,因为我知道自己尽了力。通过《逆旅千秋》与《本草春秋》的写作,我已经把脑海中的历史轮廓和艰涩的线条用自己的方式大致勾勒出来了——当然,这两本书所走的轨迹不太相同:我认为一条是常规的大道,而另一条则是草莽丛生的山路。
有关这本书,我不想再多说什么,读者自会评定。
写作过程中,得到了本书的编辑李黎明先生,还有温立方、万会海、刘芳等出版界朋友的许多鼓励和帮助,在此一一谢过。
我毕竟水平有限得很,十分期待朋友们的指点和批评。


郑骁锋
2007年12月21日于永康

 

《逆旅千秋》、《本草春秋》部分参考书目(未包括古籍)

《中国通史》,白寿彝总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国史大纲》,钱穆著,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钱穆著,三联书店,2001年版。
《中国大历史》,黄仁宇著,三联书店,1997年版。
《万历十五年》,黄仁宇著,三联书店,1997年版。
《中国人史纲》,柏杨著,同心出版社,2005年版。
《全球通史》,斯塔夫里阿诺斯著,上海社科出版社,1999年版。
《中国历代官制》,孔令纪等主编,齐鲁书社,1993年版。
《汉唐史论集》,赵克尧著,复旦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
《明代的漕运》,黄仁宇著,新星出版社,2005年版。
《中国佛教史》,任继愈主编,中国社科出版社,1981年版。
《中国伊斯兰教史》,李兴华等著,中国社科出版社,1998年版。
《中国法制史》,叶孝信主编,北大出版社,1989年版。
《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胡绳著,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鸦片战争:一个帝国的沉迷和另一个帝国的堕落》,特拉维斯·黑尼斯三世/弗兰克·萨奈罗著,三联书店,2005年版。
《昨天:中英鸦片战争纪实》,麦天枢、王先明著,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
《甲午战争前后之晚清政局》,石泉著,三联书店,1997年版。
《陈亮传》,卢敦基著,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张居正传》,朱东润著,海南出版社,1993年版。
《王安石传》,梁启超著,海南出版社,1993年版。
《朱元璋传》,吴晗著,海南出版社,1993年版。
《袁世凯全传》,王钦祥、宰学明著,青岛出版社,1997年版。
《董仲舒评传》,周桂钿著,广西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
《王莽评传》,周桂钿著,广西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
《戚继光评传》,范中义著,广西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
《司马光评传》,宋衍申著,广西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
《梁漱溟传》,马勇著,河南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
《最后的儒家》,艾恺(美)著,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缠足史》,高洪兴著,上海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
《中国医学史》,傅维康主编,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中药学史》,傅维康主编,巴蜀书社,1993年版。
《中药大辞典》,上海科技出版社,1986年版。
《中药学》,上海科技出版社,1984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