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漏天机(《本草春秋》引子)  

2008-10-12 08:44:05|  分类: 本草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漏天机(《本草春秋》引子)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公元1899年深秋,北京。
沸沸扬扬的维新去年九月就在菜市口用一地鲜血宣告了终结,而古老帝国即将承受的那场空前劫难还在海外酝酿着。天下难得的清静,起码表面看来是这样。
虽然有些地方闹起了义和团,但天子脚下毕竟城墙高金砖厚,轻易掀不起多少波澜,臣工百姓还是照着老规矩过日子:该上朝的上朝,该做买卖的做买卖,该娶媳妇的娶媳妇,该储大白菜的储大白菜——该生病的生病。
国子监祭酒王懿荣病了。他裹着棉袍,虚弱地倚几坐着,等仆人为他煎药。
一帖中药已经被摊开,摆在几上。浓郁的药味使王懿荣皱了皱眉头——他实在是有些吃怕了这些黑乎乎的汁水。他低低咳嗽了几声,百无聊赖,伸出两个手指拨弄药物,漫不经心地看着药堆在纸上被划出一条条横横竖竖的沟。忽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原本眯着的眼也随之睁大。
那应该是几块动物的甲骨,上面隐约有一些花纹。他拈起一片,吹去粉尘,又用袖子擦了擦,凑到眼前仔细端详。没错,是有花纹,摸了摸,好像还是刻痕。
谁会在一块中药上划刻呢?王懿荣顿时来了兴趣,坐直身,从药堆中又挑出几块,排在桌上,认真琢磨起来。
片刻之后,王懿荣的身子猛地一震;又过了一会,他霍然立起,捧起一块甲片,双手竟有些微微颤抖。
王懿荣是一位学者,著名的金石文字学家。他已认出,甲片上的刻痕点横撇捺间似有章法,像是一些文字,但非籀非篆,不同于任何一种已知文字。
他浑然忘了自己的病,屏住呼吸一笔一划努力研究着。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觉得甲片越来越烫手,上面的刻痕似乎要活了过来,如龙蛇般蜿蜒挣扎嘶叫。他的两颧泛着潮红,额头不知何时渗出了汗珠。
终于,王懿荣眼前大亮,每道刻痕都射出了耀眼的金光;金光纵横交错,走马灯般在他面前幻化出带些土腥气的画面:
忽而是红日高照;忽而是大雨倾盆;忽而是狂舞高歌普天贺丰;忽而是血肉横飞尸横遍野······
呐喊声、欢庆声、哀叫声、金戈声、鼓乐声······诸多杂乱的音响从上古汹涌扑来,滔天的浪头一个接着一个,淹没了目瞪口呆的王懿荣。
良久良久,他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发现具有着极重大的意义:他竟在无意中找到了一座尘封几千年的宝库,而手中的甲片便是开启库门的神秘钥匙。
回头再看那堆即将入罐煎熬的药,满身冷汗的王懿荣暗自后怕,庆幸上天让他得了这场病。

“一片甲骨惊世界!”
甲骨上的刻痕被确认为是商代文字——中国已发现的系统文字中最古老的。甲骨文是二十世纪初的中国考古三大发现之一,以史学角度来看,它之前,有关商代的记载很少,连两千多年前的孔子都惋叹那个时期文献不足。陆续被发掘的十五万片甲骨上的文字,硬是从历史无情的黑洞中剜回一块,为后人探索那个遥远而模糊的时代提供了大量资料。大到国家征战帝王更替,小到部落祭神、夫妻祈子,甚至兄弟分家、寻牛找羊,多多少少都留下了一些记录。
甲骨,甲是龟甲,骨是兽骨,一般说法是,它们出土后以“龙骨”的身份进了药店。它们被称为龙骨十分恰当:重见天日的,不正是中华民族这条巨龙失落了几十个世纪的一段骨节吗?
但以医药知识分析,王懿荣发现的似乎应该是“龟板”——龟的腹甲。因为据记载,他得的是疟疾,用龟板比用作为传统中药的“龙骨”——古代哺乳动物的骨骼化石——更对症;并且传统药书有种观点:用于占卜的龟板药性最佳,商代的龟甲原本大多用于钻灼问卜,当然再好不过。
龟,自古被视作一种神奇的动物,与“麟、凤、龙”并列四灵。龟甲入药,有一别名:“漏天机”。
此名实在贴切得不可思议:埋藏了几千年的诡秘天机,当真是通过这味中药泄漏了出来。

无论是龙骨还是龟甲,反正这些惊动了整个世界的甲骨最早都来自于一间普普通通的药店。
除了龟板,还有其他能泄漏历史秘密的灵物吗?琳琅满目的药厨中,究竟隐藏着多少被遗忘的天机?
史书药书对照细细看来,同样发黄的纸页上,竟能找到不少彼此印证的章节,更有许多埋伏呼应之处。以药读史,相互补充相互阐发,居然别有一番滋味。
原来,一味寻常的中药,往往连着一位任何史书都不能漏载的重要历史人物。
原来,一件影响巨大的历史事件,不可或缺的道具之一可能便是一味不起眼的中药。
原来,一个药名的得来与变更常常都烙着历史的沧桑印记。
原来,一位著名人物或许本身就是位高明的医家药师。
······
原来,历史与中药可以如此水乳交融地绾合。
可能是一段草根,可能是一截枝条,可能是一片叶子一朵花蕾,可能是一张树皮一粒种子,甚至是一块冰冷的石头。背着药篓,沿历史长河一路走来,在风景独特处,总能采到一两样参与或者见证了往事的药物。
这些浸染着历史云烟的中药格外沉重,每一种都闪烁着青铜的寒光。
神话传说,太乙真人用莲藕拼出哪吒的人形,助他起死回生——何不从本草方书中挑出那些蕴涵着历史天机的中药,为我们过往的几千年搭一座骨架呢?
草木无言,草木有灵,众药皆有情。
随着天机一点点被泄漏,中华民族从蛮荒的远古延亘而来的龙骨,将在氤氲的药香里一节节凸显——
厚厚的劫灰在狂风里四散,巨龙将慢慢现出全貌。
在巨龙沉重的呼吸声中,史书冰冷的页面开始龟裂,一株株植物在字里行间抽枝发芽了。
每一片嫩叶的尖头,都垂着晶莹的露珠。

漏天机(《本草春秋》引子)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漏天机(《本草春秋》引子)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