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本草春秋》出版  

2008-10-08 11:03:49|  分类: 作品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草春秋》出版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简介
这是一本散发着草木清香的书。
这本书写的不是中药的历史,而是用中药写的历史,是一本用当归远志甘草人参等中药串连起来的历史散文集。
史书药书对照来看,同样发黄的纸页上,竟能找到不少彼此印证的章节,更有许多埋伏呼应之处。以药读史,相互补充相互阐发,别有一番滋味。
神话传说,太乙真人用莲藕拼出哪吒的人形,助他起死回生——作者在厚厚的本草药书中,挑出那些蕴涵历史天机、闪烁着青铜寒光的中药,为我们过往的几千年历史搭起了一座沉重的骨架。
在药香里,中华民族从远古延亘而来的龙骨,以一种崭新的形式一节节凸显。
让我们在一味味中药的引领下,去轻轻触摸历史的脉动;
去聆听巨龙的长吟。

此书与《逆旅千秋》合为《人间道——散文版中国简史系列》,采取了在严守史实基础上的情境化写法,文风大气而深沉,苍凉而雄健,能给读者强烈的阅读快感。


文摘
1.神农断肠————懵懂时代的人草战争
草木与人类之间其实在进行着一场战争,没有声息没有硝烟,却残酷而凶险:胜则自由自在自生自灭,败则千刀万剐受煎受熬。世间毒草,便是它们防守自身阵地的猛师悍将,那断肠草,更是悍将中的霸王。可天下可有哪株毒草,能抵挡住神农们简简单单的这一招呢——
管你是什么,轻轻采来,端详明白了,塞入嘴里,慢慢咀嚼。
反正,身后还有人准备着。
2.禹余粮————治水与守土
尽管各个民族信奉的神灵不同,洪水传说却都大同小异,都是硕果仅存的善人靠着对神灵的虔诚得了启示,准备好大船或是有神龟相救,漂浮了若干天,等到浩劫过去后,重新开始生活。
而我们的传说却是大禹治水。
这传说相比漂流逃难多了一种悲壮,多了一份主动,但也总能给人一个疑问:
我们的先民难道不能也像其他民族一样,躲上一艘船,避开洪峰,等着上天息怒吗?何必要一代代苦苦在泥泞中挣命呢?
3.救荒————鱼腥草与勾践复国
于越国,吃鱼腥草是为了渡荒,没几人会吃这种东西上瘾;于勾践,则更多是一种姿态,一种与民共患难的姿态。他的复仇称霸大计需要这种姿态。
一件看起来很高尚的事其实往往都是有很功利的目的的。
就像《救荒本草》的作者,早就有人说他写这本书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拉拢人心,图谋大位。《明史》中有证据,这位周王也不是个安生淡泊的,早年就“时有异谋”,后来终于“有告橚反者,帝察之有验。”
4.不死药————长生的诱惑
古往今来,到底有多少人死于这些金灿灿的仙丹呢?
谁也无法统计。
反正用金丹开道的黄泉路上,那些昂然走在最前头的,大都披着龙袍。
史上那些所谓的迷案,很多其实只是由于帝王死得难堪,没脸公开罢了。
5.薏苡谤————马革裹尸载诬还
“啪”一声,一份奏章扔在了马夫人跟前。马夫人的手不觉也有些颤抖起来,她竭力调匀了气息,小心地拾起看着。
忽然,她甩下奏章,老泪纵横,重重地磕着头,一叠声地嚎啕:
“皇上,冤枉啊!罪臣冤枉啊!”
“哪来的一车明珠,那只是一车薏苡啊!”
刘秀坐得很高,很远,谁也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狐疑?尴尬?愧疚?
6.当归何处————姜维入蜀之后
“儿啊,替你娘寄些当归来吧!”
这是封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家信。当归,是无论哪个药铺都不可一日或缺的当家品种,血虚症及妇科的良药,能补血、活血、止痛、调经、润肠。看上去,母亲让远方的儿子寄回一些当归是很寻常的事。
问题在于,这封信从甘肃天水发出;而甘肃,却是世上当归最正宗的产地,所产当归远远优于别处,最为道地。
收信人在蜀中。
收信人是姜维。
7.服石时代————魏晋名士的危险快感
但这时如果有人走近这位活神仙,陪他走一段路,便很可能会发现,这神仙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他的全身在不停地发着抖,如画的五官不时抽搐着,但又不像是冻的——尽管他在严寒里坦着胸怀、着双木屐,而鸟羽编成的鹤氅并不保暖,因为他头顶蒸腾着热气,没有一片雪能停留在上面。
最奇怪的是,这位神仙眼光迷离,神情恍惚。
但当时人是见惯这种神情的,他们一眼就能看出,王大人定是刚服了药。
服了五石散。
8.远志小草————淝水两岸的理想
两晋南朝,世族名流好养生,多对医药有些研究。且不说医学史上大有名头的皇甫谧、葛洪、陶弘景等人,连将军都多有精于歧黄者。一日,有人送了桓温一些草药——看来此公也对医药有兴趣。他在药篓中挑挑拣拣,举起了一株,在座的人都认识,那是远志。这时桓温问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此药又名‘小草’,为何一物而有两名呢?”他斜睨着坐在身边的谢安,似笑非笑。
9.草根天子————南朝的宿命
已经无法探究这种草为何会因刘裕而得名、为何会在刘裕身上附会出那个传说。这也许就是神秘的谶言,把小名给了一种草药的刘裕,和他之后的萧道成、萧衍、陈霸先,谁都无法让各自的王朝摆脱草根的命运,嫩软的苗杆始终无力成为能承担整个中国世运的栋梁。南方高低不平盘踞着门第的土壤,不具备生长大树的条件,巨石垒积下,能发出苗来,已经是不小的成就。
10.镇恶————钟馗舞端阳
一个钟馗镇得住整个世间的邪恶吗?端午之后,仅仅只要再过两个多月,七月半,借着对亲人的哀思,普天下的游魂野鬼,不分善恶,都将在庄严肃穆的法事中狂蹈跳踉。
而那时的钟馗,是不是只能无奈而落寞地端坐在一副副泛黄的卷轴上咬牙切齿呢?
本质里,钟馗也不过是屈大夫吟诵的楚辞,不过是一部佩剑的《离骚》罢了。
所以有了钟馗的端午,照样需要艾叶菖蒲雄黄。对付某些恶物,也许还是这些药物更有效。
11.国老————名相狄仁杰
甘草的寒热随人是为了使各种不同特性的药物能得到和谐统一,综合为一个整体,从而在治疗中发挥出更好的功效;便是它的甜味,也多少能缓和汤剂的苦涩,便于病人入口。药界的国老,甘草做得名副其实,劳苦功高。
人间朝堂上肃然端坐的国老呢?
12.传灯————鉴真东渡
虽然很久以前就已经失去了光明,但他对自己多年练就的辨别能力毫不怀疑;鉴定中他还联想到了自己的法名,鉴真,这真可算是名副其实了。只要手指触摸到任何一种药材,哪怕只是一片树叶一粒种子,他也能清楚地在纯黑的幕布上勾勒出这棵植物的全貌,甚至还能看到根须在大地深处蜿蜒伸展。于是,一株株鲜活得垂着露珠的草木在他干枯的手掌里抽枝发芽了。
由这种种想象中的草木,他一次次回忆起了生长着这些草木的那片广阔土地,还有土地上巍峨庄严的建筑、熙熙攘攘的人群······
13.云深采药去————诗人们的隐逸情结
诗人向往的隐士生活就该是这么安逸脱俗。在他们想象中,再险恶的老林也是桃花源,再陡峭的山峰也是奇景仙境,根本不去考虑于其间采药需要耗费多大的体力、需要冒多大的风险——他们从不会担忧药草的叶底是否会盘着一条暴怒的斑斓毒蛇。
高适算是现实一点的,知道隐得再深也离不开钱,但在他笔下,这钱来得还是一样的潇洒:“卖药囊中应有钱,还山服药又长年。”
没有这种浪漫也就不成其为诗人了。
14.船从海外来————海药、穆斯林、金鸡纳等
在药书中分辨哪些是海药其实有规律,不少品种光看药名就能有个初步的判断。一是药名冠有“胡”、“番”之类,像胡黄连、番木鳖、番泻叶什么的,八成都有飘洋过海的经历;二是如果药名中有“香”字,那么这家伙也可能有海外关系——即使在国内已经遍地开花,也该考虑它们的老祖宗是不是移民身份。
因为海药中很大一部分,被纳入中国医药体系之前,都被用做香料。
15.壮气蒿莱————从“牵机药”到“五国城”
宋奸相蔡京之子蔡绦有本笔记《铁围山丛谈》,记了北宋一朝不少的秘闻轶事。毕竟他老子身居高位多年,频频出入宫禁,历代学者多重视其言,不以等闲视之。其中提到宋徽宗刚登位时曾巡视皇宫,发现有个无名库房,一问方知此库专藏毒药,库内的毒药分为七等,鸩排在第三等,第一等的毒药“鼻嗅之立死”。
即使没有蔡绦的描述,所有人其实都清楚,自从有了皇宫那天起,这个神秘的库房便已经存在。随便翻翻厚厚的史书,不必费多大力气,总能找到一些“鸩杀”、“饮药死”、“毒杀”之类的字眼。这些字透着一股森然的寒气,凝视久了,似乎眼前还能幻化出一个密封的小瓷瓶,还有瓷瓶后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16.纸上超然————杞菊滋味与兼济情怀
“果蔬草木,皆可以饱”,写到这里,苏轼不觉莞尔,他想起了去年饥馑时,自己也天天循着墙根荒园找野菜果腹的狼狈模样。他记得吃得最久最多的当属枸杞与菊花,春食苗、夏食叶,秋食花果冬食根,简直一日也离不得。枸杞与菊花都是中药,苏轼精于药理,明白这两样都是养生的好东西,是高人隐士的挚爱。但东西再好也经不起一顿顿接着吃,何况嫩苗花果的季节终归短暂,连出名嗜食杞菊的唐人陆龟蒙都为杞菊到了五月就枝叶老硬气味苦涩而遗憾。饶是苏轼长于烹调也有很多时候不得不对着案头的杞菊愁眉苦脸,举着筷子反胃。
17.洗冤————寂寥宋提刑
看着一股发黄的浓烟从熏炉孔隙中升起,宋慈暗暗叹息了一声,从身旁的差人手中取了一块切成半寸见方的生姜放入口中含着。仰天凝视了片刻后,他深深吸了口气,提起熏炉,慢慢左右挥舞着走上前去。
熏炉中烧的是苍朮与皂角,苍朮气味浓郁,皂角也是刺激之物,粉末嗅之便令人打喷嚏,此时烟雾氤氲,药气甚是强烈,掩过了刚才那股恶臭。但宋慈闻不到任何气味,他的两个鼻孔都严严实实地塞着纸团。他只觉得鼻腔滑腻腻的难受,因为纸团是在麻油中浸了多时的。
18.红颜药事————芍药与守宫砂之间的若干片段
只要是女人,都未能免此俗,即使你能做到让天下人全都跪在脚下不敢仰视——即使你是武则天。
《新唐书》载武则天“虽春秋高,善自涂泽,虽左右不悟其衰。”据传她有一个“仙人秘方”,使用多年实有良效,五六十岁还有动人之姿。武则天逝世多年后,王焘在《外台秘要》中公开了这个药方,因方中主药是益母草而被称为“天后炼益母草泽面方”,云以“此药洗面,觉面皮手滑润,颜色光泽”,“经月余生血色,红鲜光泽异于寻常;如经年用之朝暮不绝,年四五十妇人如十五女子。”
19.将相和————尴尬腽肭脐
海狗肾自古便是难得之物,假货也很多,用沈德符的话说是“百中无一真者”。
张居正自然不必担心吃到假药,何况孝敬此药的人更是可靠之极。沈德符言之凿凿:此妙物“盖蓟帅戚继光所岁献。”
还有一些资料则记载了戚继光所献的妙物不仅仅限此,居然还包括了试药的工具,如王世贞便说“(戚)时时购千金姬”送予张居正!
媚药?千金姬?岁献?时时购?——戚继光?!
20.不朽————《本草纲目》五百年
“山野之人哪敢在大人驾前献丑。我这辈子,也是奇怪,只是喜欢看些杂书,圣人的经典却是不甚精通,该惭愧的是我啊。”李时珍也是言出肺腑。
顿了一顿,他离座走到王世贞面前,深深作了一个揖,神情庄重地说:“时珍自知学术浅薄,难登大雅,故此不揣冒昧,想烦劳大人作一小序,希望此书能借大人妙笔流传后世,多少于世人有些裨益,时珍此生便心愿足矣!”
21.上党无人参————“土精”之祸
看来,导致上党人参绝迹还有一大可能,就是被当地百姓自己灭了;之后随着生态环境发生变化,想栽也栽不回去,中断太久连变种或者退化品种都没留下,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人参,自古被视作神草,“下有人参上有紫气”,堪称土地之精华,故有“土精”的别名,价值一直不菲,上品“其价与银等”。为什么在当地人眼里,“土精”居然成了“地方害”,好端端的参园也平了种田,非欲除尽而后快呢?
22.亡天下————遗民不世袭
傅山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笑意,拿过酒坛又为顾炎武加满了酒,这才拈须笑道:“此酒是我取上好汾酒,加入竹叶、砂仁、当归、丁香、陈皮、木香等十二味中药浸泡而成,多少能减去一些酒毒,还添了些益气活血、暖胃舒肝之效;用了个老名号,也称之为竹叶青。” 顿了顿,他补充道:“顾兄是知道我傅某嗜酒如命的,可毕竟黄土埋到了下巴,有时实在喝不动了;但不喝酒我更难熬,没办法,只好弄些花名堂,好歹还能多喝几口,倒也不是为了养生——难道你我还怕死吗?”
“是啊,我等如此无能,其实二十七年前就该死的。”顾炎武又垂下了头,像是在认真观察着酒的颜色。
23.草木也更名————文字狱背后的王朝之讳
元者,玄也?如果起李时珍于地下,他一定不能接受这种解释——他甚至搞不明白“元参”是什么东西。
他当然知道有种常用的药叫做“玄参”,但他不知道这两者其实是同一物。玄者,黑也,所以他在《本草纲目》里又称其为“黑参”。玄参之名,从《神农本草经》起,叫了一两千年,好端端的怎么改成“元参”了呢?
24.是乃仁术————大医坐堂
鼓乐又起,人流如潮水一般涌入。过了门庭左拐是条长廊,廊壁上悬挂三十多块银杏木药牌,上书丸药名,下注功能主治,俱为有名的成药,如胡氏辟瘟丹,诸葛行军散,安宫牛黄丸等。黑底金字,古朴中透着一股富贵气。
穿过长廊,转过一个四角亭,方是挂有“药局”匾额的店堂正厅。远远可见高大的红木药厨和整齐锃亮的瓷瓶锡罐,人未到,药香已是扑鼻而来。进入大厅,环顾一圈,最醒目的是门楼上镌着的四个大字:
“是乃仁术”。


作者介绍
郑骁锋,1975年生,浙江永康人。著有历史散文集《逆旅千秋》(陕西师大出版社)、《落日苍茫》(台湾知本家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本草春秋》出版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