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2009-06-10 00:14:11|  分类: 行踪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5日:晴,晚雷雨。

早起,坐7点50的车到定海。天气很好,但车主老板娘却满脸懊恼,火气很大地不停打电话,抱怨某人没有帮她看牢,以至被另一辆车拉去了好几名已经上车的客人——28座的车只卖出了四张票。直到宁波她才有了点笑脸,有个黄牛一次就替她拉来了21人,听口音都是四川的,过定海到岱山去务工,个个都是大包小包,有一位还抱着台电视机。

在轮渡上吃快餐,下午2点,抵达定海,立即打的到三江码头,刚好赶上3点10分的末班快艇前往嵊泗。毕竟不是第一次看到海了,并没有太大的激动,反而总把窗外泥汤般的海水与海南比较,觉得东海似乎倒更像黄海;但不知不觉,海水开始慢慢变成一种铅灰,天色也暗了下来。总不会下雨吧,天气预报说这几天应该都是晴朗的,可全封闭的船舱使我无法分辨溅到玻璃上的究竟是海浪还是雨水,只是感到颠簸得越来越厉害了,抛起落下时感微眩,我莫明地兴奋起来。

五点十五分,船靠岸。果真下雨,雨量不大。在码头等同学毛君时,我看到海水已经变成了浅墨色,云层却成了污黑,雷声隐隐,不时横劈闪电,与平时不同的是由于海天开阔,能够见到完整的一条,狰狞蜿蜒天际,气势格外慑人。码头的雨棚很窄,顶多不超过一米半,遮雨效果不大,想是顾及台风的无奈设计。

几分钟后,毛君车到。十七年未见,他瘦了一些。到他家,海边的一幢15层的住宅楼,他住13层。他家刚好来了几位下面岛上的亲戚,满桌丰盛的海鲜,一通大嚼,可怜我除了有限的几样虾蟹,却不知吃的是什么;毛君是一一介绍过的,但他也难以用普通话叫出名称,尤其是那些螺贝,只好傻笑傻吃。记住了一种鱼,是他那可爱的七岁小女儿告诉我的:“吃这种鱼不能说话。”我还以为这是渔民的风俗,后来才知道这是毛君教女的手段:该鱼味美,但刺多,吃时要专心。关于风俗,其实我十分注意,早在与毛君同寝室时我就多次听他提起,海岛有很多忌讳,比如说不能说“倒”之类的词,吃鱼不能翻身等等;但在餐桌上,我看到他家一位长辈很自然地为大家翻动着吃完一面的鱼。

饭后,雨下得愈发急,雷电也越来越频繁。一次闪电过后,毛君咕哝了一句,我听懂了,说是“好大的龙骨线”;“龙骨线”,这种称谓在海上太贴切了。

雨中无处可去,叙旧许久,休息,不提。

 

6日:晴。

毛君给我安排的是朝东落地长窗的房间,正对着渔港。迷迷糊糊中被汽笛惊醒,睁眼一看,已是满室光明,一看表,差一刻五点。嵊泗的日出起码比永康早上一个小时。

上午,毛君带上女儿陪我环岛游。主要是大悲山与基湖沙滩。阳光耀眼,但不觉燥热,也许是因为一直有风,吹在身上很惬意,但不多时便感到皮肤发粘,毕竟是含盐的海风。令我诧异的是,海水一夜之间变得淡蓝清澈,并浮着若有若无的薄雾。毛君说其实只要天气好,嵊泗的海水还是很不错的,如果再去下面的岛上,还能用碧蓝来形容。从这一刻起,东海给我的印象不再只是厚浊的雄浑,还增加了纯净的清丽。

车子环岛盘旋,路边常见晒网理网的渔民,多是中年妇女,毛巾包头,太阳下席地而坐。从六月起开始三个半月的休渔期,再过十几天,旅游旺季就到了,现在是嵊泗最安静的季节。

下午骑自行车独自逛县城(毛是当地最大医院的副院长,却每日以自行车代步)。毛不怕我迷路,说想丢都丢不了,意思是城市很小,就那么三五条短街。已经很多年没骑自行车了,转弯时老是下意识地找后视镜。不到一小时,我就转了一整圈,并且总结出了经验:只要开始上坡,就可以准备调头了,前面不是海就是山。嵊泗的新城区基本是填海填出来的,都是平地。难怪毛君说县里的私家车屈指可数,连新开发的楼盘都不带车库,在这里的确汽车难有用武之地。

晚饭后,与毛君父女散步至海边的中心广场。正值农历十五,很期待“海上生明月”的美景,但酒桌上贪杯误时,等我们看到海时,圆月早升上了头顶。广场上人不是很多,两侧的大音箱放着《月亮之上》,一群孩子嬉闹着滑轮,有位少妇扭腰摆胯迈着舞步一圈圈行走,妖娆妩媚,旁若无人,一条小黄土狗无声地跟在后面。数百米外,一字排开泊着几十艘列队整齐的渔船,在轻浪中微微起伏。

嵊泗给我的印象是淡定,安详。

 

7日:多云。

起床后毛君告知我一个不好的消息,预报说今天开始起风,晚上很有可能增强到八级——八级风是快艇的极限,花鸟岛上明天不能保证有回来的船。

这次嵊泗行,我的主要目的是花鸟岛,想看看那里著名的花鸟灯塔。那个小岛离嵊泗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船程,据说平日少有外人前去,航班很少,两天一趟,单日上,双日下。明天假如停航就意味着必须得在岛上至少呆3天,踌躇许久,还是决定要去。好在毛君打了一通电话后告诉我,他联系到了一艘到那里去的渔船,我们可以搭便船,只是不能耽搁太久,看看就得回来。甚喜,于是两人立即出发,中午十二点半回到嵊泗。详情另文记叙。

下午一点半,辞别毛君,离开嵊泗,经过大衢,转道岱山,专程参观中国灯塔博物馆,规模极小,甚是失望。一个小时完成,回码头,坐船回定海。

根据地图,坐公交车到客运中心,住“竹山宾馆”。定海竹山,是近代史上一个流血的地名,现在在山上建起了“鸦片战争遗址公园”,这也是我此行的一大目标。安顿下来后已是晚上7点,出去吃了一碗面便回了房间。

感觉很累,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半夜醒来,甚是口渴,房间内桶装水似乎已有多日,不敢饮用,便开了房内的一罐啤酒。一时睡不着,取出带来的《帝国创伤》,翻看了三十来页才重有睡意。此书是晓敏兄推荐,但感觉新意不多,也许是我读得太粗了。

 

8日:多云。

清晨六点,到竹山脚下。在附近的早点摊上买了一个所谓的天津煎饼,油条、鸡蛋、豆芽、榨菜的馅,一边吃一边上了山。

跑步登山的晨练人很多,在百将碑刻那里(一百位将军对鸦片战争的纪念题词,其中我看到多次‘勿忘国耻’),还有一班老人在合唱,唱的是《天路》。

在竹山上,依次拜谒了郑、王两总兵殉难处、抗英将士墓葬;可来到三忠祠与鸦片战争纪念馆时,却铁将军把门,原来每周一停馆,不开放,只远远看到里面高耸着一门大炮。

走到山后,有一座正在修缮中的寺院,没看到寺名,最后一进的观音殿里正做着法事,十几个披着黑袍的僧人齐声颂经,四五个信徒执香膜拜。

下山后,此次东海行也告结束。车站就在山脚,但已经没有当日回永的车,转道宁波,八点四十五开出,十一点十分到达,联系宁波的邬、洪两位老同学,一起吃了午饭,三点的车回永康。

六点半到家,刚放下行礼,毛君的电话来了,说今天的风力增加到了九级,所有的航班全部停开,别说花鸟岛,就连嵊泗都出不了。

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09年6月东海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