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帝国的迷航(节)  

2009-07-25 02:42:01|  分类: 眼底沧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帝国的迷航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如果三见东海变成桑田的麻姑此时故地重游,再一次从云头垂下那鸟爪般的长指甲轻轻探一探海底,她又会发出怎样的感慨——与上一万年相比,这一汪海水究竟是浅了还是深了呢?

快艇由舟山嵊泗岛开出后,随着视野越来越开阔,我有种渐渐远离现实的幻觉,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盈,像是一步步邻近了羽化的境界——当然,这更可能是行船颠簸的缘故。抛高甩落之际,脑海中一阵阵眩晕,似乎还听到了头顶隐约有杂着衣袂飘扬的朗笑掠过。

遗憾的是船舱是封闭的,我只能透过玻璃窗看着大海。天气晴和,除了被破开的浪花,东海一派平缓。看得久了,生出个念头:宁静的海面下,会不会突然钻出一条须鬣缠满海藻的狰狞老龙,蜿蜒着截住船头呢?抑或,淋漓出水的不是蛟龙,竟是一头史前的猛犸巨象,刷啦啦甩下满身螺贝,睡眼惺忪地与你对视?

沧海桑田并不是神话。考古学家说,280万年前,这里本是片苍茫大地,绿树参天,禽兽繁茂——星星点点的岛礁,原先便是一座座曾经虎啸狼嗥的峰尖。

也许,时间对于海洋来说缺少意义,人类自以为是的短短几千年文明,在浩淼的大海里,不过只是朵小小的浪花,转瞬间便消释蒸发,连泡沫都被漩涡卷入冰冷的海底,了无痕迹。大海还是缺少记忆的,它即使在昨夜暴戾如狂杀生无数,日出之后,出现在幸存者眼前的,仍旧是一副无辜纯洁的婴儿笑脸。

然而,此次的东海之行,我还是想在接天的波涛中寻觅一股一百多年前的暗流,回首一段沉重的往事。

我相信大海还没有来得及忘却:掬一捧海水,细细尝了,每个炎黄子孙分明都还能品出四亿先人苦涩的血泪味道。

快艇开足马力朝东北方向驶去。迎着朝阳,海面闪着金色的鳞光。

 

窗外的海水越来越蓝,这提醒我离大陆已经越来越远。其实,这一路过来,要到了嵊泗之后,海水才开始渐渐变得清澈起来。两天前的黎明,我曾经登上定海竹山的晓峰岭,俯瞰山下的海湾,晨曦中的海水浑浊稠厚,几乎带点铁锈色,潮水的起伏都似乎显得有些迟钝,像是每一次冲刷沙滩都要消耗很大的能量。

与大海的善变健忘不同,陆地很容易留下时间的伤痕;甚至可以说,所谓的陆地,便是由一层又一层历史的残蜕年轮般堆积而成。竹山这片土地的最表层,零落地树立着几块碑石:“抗英阵亡将士墓”、“郑国鸿阵亡处”、“王锡朋阵亡处”。

在近代史上,定海是一个令人感到疼痛的地名;当年,就是在这里,英国人第一次出重手,狠狠地扇了大清帝国一个耳光,从而正式拉开了鸦片战争的序幕。

如果说,1840年七月定海的轻易陷落还可以归咎于朝廷对形势的严重性估计不足,缺少准备——庞大的英国舰队在舟山海面上浮起时,定海,这座三十万人口,五百平方公里的海防重镇,仅有两千多名平日从事于木工泥水工之类“半工半兵”的守军,仓猝间连沙包都找不到,只能搬出粮库的米包堆在城门口挡炮弹;那么,次年九月的第二次交手,帝国最高级别的防守在英国人面前还是脆弱得如同海滩上的沙雕堡垒,仍旧吹弹得破。

1841年的定海保卫战,血战六天六夜,被称作是整个鸦片战争中最激烈的一战。多年以来,很多人都说在此役中,英国人虽然获胜,但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如范文澜《中国近代史》云:“开战以来,定海抵抗最力,英军受创不小”;可越来越多的资料表明,英国人的伤亡比想象中要少得很多,据《昨天:中英鸦片战争纪实》的作者考证:英军死二人,伤二十七人。清军的伤亡数字则争议不大:定海三总兵葛云飞、郑国鸿、王锡朋及参将章玉衡、副将托尔泰等将领全部战死疆场,参战的五千多名士兵,大部分阵亡。

许多当事人的记录也佐证了交战双方实力的悬殊。如清军最先进的武器火绳枪,在英国人眼里是“两人抬着才能放一枪,自己却被撞倒在地”的滑稽玩具;而清军愤怒的炮火,则被军舰上的狂笑的人们当作“满山遍野的焰火”观赏;还有位军官在家信中写道:“我们是在战争中游戏,而不是战斗。”

在竹山山顶的三总兵石像前,我耳边总是痛苦地响起一阵尖锐而轻快的口哨,我怎么也忘不了这个英国人清理战利品时发现对手的大炮居然是240年前生产时而发出的声音。

现在,我能听到的,只有马达的轰鸣。

定海只是我途经的一站。关于鸦片战争,我不想再多说些什么,毕竟人们已经讲得够多。但我以为,除了风口浪尖万众瞩目的轰轰烈烈,历史还在云烟深处悄悄留下了什么,这才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

当英国军队第一次在定海登陆时,有位随军秘书写下了这么一句话:“欧洲的第一面旗帜已经作为征服者在这片开满鲜花的土地上升起。”我要前往的,也是一座以“开满鲜花”而出名的岛屿。

据说,那座岛上长年多雾。我想探访的目标,很多年来,就一直隐藏在浓雾之中,影影绰绰。(节)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