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十万佛光(节)  

2010-07-15 20:26:14|  分类: 眼底沧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光追随那只白鹭,迎着带些寒气的三月晨风在江面上低低翻飞,这一刻,我对河南的简称“豫”有了更深的理解。

豫者,安舒之象也。我想,一个人,即使再浮躁再烦闷,如果来到洛阳龙门,也能感觉到有种宁静从脚底的大地传来,沿着经络,一点点弥漫至四肢百骸。于是,不知不觉间,僵硬的肌肉渐渐松弛,急促的呼吸渐渐平和,举手投足也愈发从容起来。只是我无法分清,这种宁静究竟源于哪里:是伊水缓慢的流速,是两岸峰峦舒展的起伏,还是不到两公里长的山崖上密如蜂巢的石窟内那十余万尊佛像。一千多年的风雨,早已将山水佛像洗成了浑然的一体,连裸露的窟龛石壁都染上了几分青润的草色。

沿着石阶曲折而上,瞻仰第一个石窟之前,我朝着东北方向眺望了许久。我知道,几十里外,就是中国佛教的祖庭白马寺,但这短短的几十里路,眼前满山满崖的佛祖菩萨,却足足走了四百多年。

在龙门山大规模开凿石窟,最早始于北魏太和年间。北魏,原本是个蛮荒的鲜卑族游牧部落,世代生活在大兴安岭北部一带。巧的是,也是在东汉初年——佛教刚传入中国、白马寺初建的年代,鲜卑拓跋氏挥起马鞭,告别茫茫林海,踏上了漫长的南迁。他们走到洛阳,走到龙门,也用了四百多年——几乎是同时,驮经白马颈下的清脆铃声与穿越大漠草原而来的暴烈蹄声在伊水之畔戛然而止。

史书记载,那一天,当疲惫的骑士们终于勒住缰绳跳下马鞍时,他们的首领竟然流下了眼泪;他还吟诵了一首古诗,其中有这样的句子:“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据考证,龙门十万佛像中,有一尊是依照那位首领的相貌开凿的,虽然已被毁去了半张脸,但还能依稀辨认他昔日的风采。

这位首领就是北魏孝文帝拓跋宏。

 

公元493年,一个阴雨连绵的秋日,拓跋宏的队伍抵达了洛阳。

这是一支庞大而有些杂乱的队伍。说它庞大,是步骑的数目有百余万之众;说它杂乱,是与一般军队不同,行伍中杂着很多或是年老,或是羸弱,明显扛不动刀枪上不了战场的人,但衣冠华丽,好像都是些王公权贵。而且这支队伍看起来十分狼狈,人人脸色苍白气喘吁吁不说,还满身泥污。讨厌的雨已经下了十多天,行军异常辛苦,简直是一步一滑。

只是拓跋宏好像丝毫没有倦色,他昂首挺胸一马当先,把队伍甩下了一大截,还不时回头,高声督促着后面的人加速跟上。

他们从北魏的都城平城(今山西大同)而来,已经在路上走了一个多月;但前方的行程仍然很远,因为他们的任务是南下伐齐。

在洛阳,拓跋宏让大军就地待命,自己则冒雨巡视了魏晋故宫。看着倒在杂草丛中的断壁颓垣,拓跋宏无限感慨,对侍臣说:“晋室不修功德,宗庙社稷倾于一旦,破败成这个样子,朕实在感到痛心啊!”说完这番话,他意犹未尽,环顾着满目荒凉,沉吟片刻,低低吟起了《诗经》中的《黍离》篇: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

不知不觉,他已是泪流满面。

稍事休整后,拓跋宏诏令六军继续南进,自己则仍旧身着戎装,策马走在队伍最前面。雨下得很大很急,没有一点停歇的迹象,养尊处优的大臣贵族们崩溃了,他们纷纷跪倒在拓跋宏马前,伏在泥泞中拼命磕头,泣不成声地奏道,大伙都已精疲力竭,实在走不动了,恳请皇上开恩,罢了此次南伐吧。拓跋宏大怒,威胁道谁再阻拦便以军法处置。但耐不住众人再三哭谏,只得放松口风:“此番兴师动众,规模不小。如果就这么罢手了,岂不受万世耻笑?要么——”他顿了一顿,犀利的目光从嚎啕不止的臣僚头顶掠过:“给你们两个选择:一,就势迁都于此;二,继续南伐。众卿自己决定吧。想迁都的,站到左边;要南伐的,站到右边。”

众臣闻言,面面相觑,哀叹一声,从泥中挣扎起身,迟疑片刻,齐刷刷地站到了左边。他们都沮丧地垂着头,没人看见拓跋宏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

此次南伐,原本就是一个圈套,一个拓跋宏为文武百官设下的圈套,真正打仗,是不必让如此众多官员随行的。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迁都洛阳。他很清楚,要说服依恋旧土,习惯了塞上凉爽气候的族人南迁,难度将是极其巨大的。可以说,这其实是一场他孤身一人与整个鲜卑部族的角力:偌大的北魏,几乎没人能理解他的想法,坚决反对迁都的人中甚至包括自己的接班人,太子恂——他甚至在迁都三年之后还要叛逃,想回到日思夜想的平城去,暴怒之下拓跋宏用一杯毒酒终结了亲生儿子的生命。

停止行军命令一下,戈矛甲盾铿然坠落,伊洛大地上响起了响彻云霄的“万岁”声。拓跋宏长长舒了口气,现在,他终于将庞大的北魏王朝驱赶着哄骗着推搡着带到了洛阳。他抹了一下脸上的水,只有他自己知道,湿漉漉的,除了冰凉的雨水,还有难以抑制的激动泪水。这一路的艰难,拓跋宏将永生难忘;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累得连马鞭都举不起来了。

他缓缓环顾着这座虽然陌生,但却已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古城。在城池的南面,透过灰暗的雨帘,他看到了龙门——当时应该叫伊阙,夹着伊水的两座山,就像一座巨大的门阙。拓跋宏从书上读到过,远古时侯,这里还是一片汪洋,而那两座山也连在一起;是大禹,用不可思议的神力将横梗的山脉从中劈开,放水浩然而去,才现出了这片峥嵘的胜景。

遥望着龙门山郁郁葱葱、伊水滚滚北流,拓跋宏突然感到眼眶一热,似乎又要坠下泪来。他暗自诧异,怎么一到洛阳,自己就变得如此多愁善感呢?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迁都,只是拓跋宏宏伟计划中的一环。迁洛之后,他大刀阔斧改革鲜卑旧俗,全面推行汉化。首先是把本族鲜卑衣视为“胡服”,一律废止,改换汉人服饰,之后禁说鲜卑话,后来甚至把祖上传下来用了不知多少代的姓氏也改成了汉姓,号称鲜卑族是轩辕黄帝后裔中流落到北方的一支——拓跋宏带头把自己的姓改成了“元”。这远远不够,他还命令臣民读汉书,学礼仪,背儒典,最让人不敢相信的是,他居然把无上神圣的祭祀仪式也改头换面,用了汉族那套,筑圆丘祭天,掘方池祭地,弃本族神灵不顾而祭起什么昊天上帝来。

站在民族自尊的角度,拓跋宏简直近于数典忘祖,连许多现代人——比如历史学家黄仁宇——也感叹他“举措奇特,为中外历史所罕见。”然而无论面对多大的压力,孤独的拓跋宏始终清楚,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鲜卑族脱胎换骨,从马背上腾云而起,以真正成为神州大地的主人。

其实这种心态,在他吟诵《黍离》时就已经流露无遗了。

《黍离》属于《诗经》中的《王风》。西周亡后,东周大夫经过故都镐京,见到宗庙宫室尽为禾黍,不胜悲痛,因此而作。拓跋宏吟此诗潸然泪下,明显表现出他意欲继承周人事业的决心。

西周,是中国历史上被无限拔高的黄金时代,更是中华正统的渊源。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汉晋,几千年一棒一棒接力,脉络分明。而古都洛阳,正是这个粗壮脉管上的中枢,承上启下,八方汇聚。可以说,定都洛阳,便等于承受了正统。

拓跋宏认为,一个继承不了正统的国家是没有根基和后劲的,就像之前所谓的五胡十六国那样,只能像一阵阵狂风暴虐地刮过,扬起满天黄沙后便烟消云散,只留下一片不可收拾的狼藉。

当北魏朝野用丰盛的羊肉酪浆,在羯鼓琵琶迅疾的节奏里满足地庆祝一统北土半分天下的煌煌伟绩时,拓跋宏独坐深宫,微皱着眉头,轻轻咂了一口手中那杯南方士人酷爱的,叫“茶”的苦涩液体,同时恭恭敬敬地翻开了儒典经书。他有些生涩地在方块字间游走,如饥似渴地寻找着下一步的启示。

他的目光,已经越过黄河长江,投射到了烟雨苍茫的南方大地。他相信,终会有一天,“魏”字大纛能飘扬在日月照耀下的每一寸土地上。

他力排众议的迁都与汉化,正是为了那一天做着准备。

可是,拓跋宏以三十三岁壮年病逝后,仅历二世,三十来年,北魏就在内外交困中悲惨地解体了。宗室几乎被杀戮殆尽,族人沦为他人之奴······

就连神佛也救不了他们。在那个黑暗的分裂时代,佛教是南北朝共同的信仰。迁都的同时,就像阿育王的宝塔,几乎是一夜之间,洛阳内外迅速涌出一座座富丽堂皇的寺院佛塔,这也是龙门石窟开凿的缘起。然而,就在佛祖的莲台下,曾操纵过最后的朝政,但已在窘迫中削发为尼的北魏末代太后被叛军像牲口一般从寺内揪出,拖到黄河边,一把推了下去。同时被屠戮的还有年方三岁的小皇帝和两千多名朝臣,北魏残存的一点力量从此被消灭殆尽。

汉化不久的北魏满身血污地在洛阳停下了脚步,黯然退出了历史舞台。

龙门山上的斧凿声也随之渐渐稀疏了下来。有些佛像只完成了一个大致轮廓,就那么臃肿地倚在凹凸不平的崖壁上,悄无声息地等待着。 十万佛光(全)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十万佛光(全)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十万佛光(全)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十万佛光(全)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