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褪色的天堂(节)  

2010-09-06 19:40:57|  分类: 眼底沧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览侍王府的整个过程,我始终在寻找一个场所。然而直到我整整绕了一圈,重新回到正厅后,还是没能找到那座本该出现在显赫之处的殿堂,这令我有些诧异,但似乎又在意料之中。

金华的侍王府,是当前国内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太平天国建筑,据说基本保持了原貌。既然现在没找到,那很可能在当年侍王李世贤大兴土木,将清廷的试院改造成王府之初,那座殿堂便已经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我寻找的是礼拜堂。就像我在苏州的忠王府内曾见过的,一间以彩色巨幅玻璃和大十字架为中心的宽敞屋宇。

徜徉在没有礼拜堂的侍王府中,尽管建筑宏伟,雕梁画栋,但我却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有种色彩的流失,而且这种感觉与时间的漂洗关系并不太大。

我所想象的太平天国王府是金光闪耀的,有种天堂般的纯粹和热烈,就像有位传教士对南京赞王府的描述:“什么东西都涂以光亮的颜色,要么以红色为最多,而客厅颜色更为辉煌。”从文字中不难体会到狂热的宗教气息。但侍王府给我的印象,却是浓郁的世俗味道;正如那些随处可见的木雕砖雕,表现的多是鹿鹤狮蝠一类的民间吉祥彩头,而不是一个个庄严的十字架。

尤其是我还在王府西院的壁画上看到了樵夫和渔人(侍王府的壁画极其著名,其数量超过了其他所有太平天国遗址的总和)。据我所知,太平天国本是严厉反对任何除了上帝之外的偶像崇拜的,因此规定所有的美术作品中不得出现人物。但是在这里,渔人们悠然自得,撑着一叶扁舟,游走在四面斑驳的高墙上;尤其是《秋季捕鱼图》,画面一角还有四人围坐船头,喝酒行令,醉态可掬,全然不顾洪秀全厉行禁酒的严令。

以上种种,不免让我开始怀疑这里当年举行宗教仪式时究竟能有多少虔诚——即使没有礼拜堂,按照太平天国的规矩,侍王府内也是必须集体礼拜的,至少每周一次。我甚至大胆猜测,主持仪式的侍王,宣讲虽然流畅响亮,但还是能被察觉出有种竭力掩饰的烦躁,而堂下的大众,喃喃祷告时也常常会走神。

与天国大部分领袖一样,侍王李世贤是广西人,在吴侬软语的江浙人听来,侍王的语调急促坚硬,词句拗扭难懂。

正厅中央的侍王半身像照例涂刷着灿烂的金色。不过在我看来,这座像明显过于英俊和冷肃了,因为我读过英国人威里塔斯对他的访问文字:

“他的性情和蔼,态度亲切,待人和善。他只有三十一岁,身材矮小,强健,匀称,面孔久经日晒,肤色黝黑,使人一见会认为是马来人。”

1861年4月,这位长得像马来人的矮小后生,代表上帝和天王攻下了浙中重镇金华,随即以此为大本营向整个浙江发出了全面进军的号令。

 

那个炮声隆隆的初夏,金华城乡传唱着这么一首欢快的民谣:

“长毛几时到,长毛四月十九到,金华府太爷逃跑了;小码头摆起狗头炮,迎接长毛提早到;做官人家跑不了,有钱人家喊倒灶,穷苦人家哈哈笑。”

1862年5月,距李世贤进驻金华不到一年,太平军已经占领了几乎全部浙江:全省11府中的9府70州县,依次升起了鲜艳的黄旗。

太平军将领中,李世贤是被很多人严重低估的一位,原因一是天国后期封爵泛滥,混在两千七百个奇奇怪怪的王中间,侍王的含金量被大打折扣;另外还由于作为李秀成的堂弟,长期以来,他的战绩都被堂兄过于耀眼的光芒所掩盖了。

但事实是,1856年天京事变之后,李世贤便已是太平天国仅次于忠王李秀成、英王陈玉成的第三号军事统帅,这个地位在1858年洪秀全恢复五军主将制度,并封李世贤为左军主将(陈玉成为前军主将、李秀成为后军主将)时被最初奠定。1861年3月,英国参赞巴夏礼在访问陈玉成之后写的报告中所说:“当时战场上有四支太平军,一支是英王的军队,另外三支由忠王、侍王、辅王率领”。曾参加太平军的英国人呤唎在他的《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中也说:“侍王的才具能力仅次于忠王”,“高于侍王品级的首领只有天王、幼天王、忠王、干王”。

李世贤用兵剽悍,尤其擅打以少胜多的歼灭战,军事上有很高的才能,每逢如消灭江南大营之类重大战役,李秀成都要听取他的意见,作战方案也由双方共同制定——但他独当一面,并不是李秀成的副手。清军对李世贤十分忌惮,与他相持多年,吃了不少大亏的左宗棠如此评价:“(李世贤)贼中渠魁,凶狡特甚。”《江南春梦庵笔记》也说:“此数贼皆属巨魁,所谓一等二等王也,然惟石达开、李世贤、李秀成三人尚有贼才,余皆昏懦。若诛此三人,贼不足平也。”

在平定太平天国的战争中,曾国藩多次陷入危境,最绝望的一次是在安徽祁门,粮道文报都被切断了,周围两百里地全是太平军,受到猛攻的曾国藩近乎崩溃,写好遗嘱,刀不离身,随时准备自杀。这次战役中,进攻的主力之一就是李世贤。那位著名的“洋枪队”头目华尔,也是毙命于李世贤部将之手。

金华沦陷之后,消息传到杭州,巡抚王有龄哀叹:“浙东之全局坏矣!”他心急如焚,遍问诸将,谁肯收复金华,连问几次,却没有一人吭声——谁也不敢抵挡李世贤的兵锋。

可是综观全局,这样一位实力强大的侍王,却与洪秀全的天京,始终保持着一段若远若近的距离。

有时候,洪秀全以天王之尊都无法调动李世贤的部队。

安庆被围,陈玉成以十万火急的奏疏向洪秀全请求增援,可是当时唯一有能力救援的李秀成李世贤堂兄弟,却不顾安庆这个天京最后屏障的安危,师行千里,率军进入了江西浙江。

李世贤走得比堂兄更远。1863年底,天京局势恶化,失守已成定局的形势下,李世贤提出了“另图生路”的战略。“让城别走”的建议遭洪秀全断然拒绝后,李秀成决定入城赴难,而李世贤的反应是天王要找死随他去,我老李可不奉陪。他不仅自己不入京,还试图动兵阻拦李秀成。李秀成被俘后在自述中说:“那时我家弟李世贤屯兵溧阳,劝我前去别作他谋,不准我回京,我不肯从;其欲出兵前来逼我前去,不欲我回京。后见势不得已,见我母亲在京,难舍难离骨肉之亲,故而轻骑连夜赶回京。”

如果说放弃天京是战略家无奈而现实的选择,李世贤之后的表现更是耐人寻味。天京陷落后,洪秀全的儿子,幼天王洪天贵福艰难突围。其时李世贤拥兵十多万,正在江西建昌抚州一带活动,可是在幼天王前往抚州的途中,李世贤却去了瑞金;幼天王拼死赶向瑞金,李世贤又开往了福建。最终幼天王在距离李世贤人马几十里外的石城被俘,押送到南昌处死。

虽然没有证据说李世贤故意躲避幼天王,但他对幼天王缺乏感情,不积极迎接,则是显而易见的。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值得深思。1861年,洪秀全突发奇想,把国名改为“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国”,此举遭到很多将领的反对,但抵制得最坚决的好像只有李世贤。1865年初,李世贤在漳州最后一次打出旗号,“太平天国”前还是没有“天父天兄天王”六字。

可以想象,战斗间隙,当李世贤抬起头来,仰望天空时,他看到的只是一团团翻滚的乌云。他应该不会相信,乌云之上会有一个银子般晶莹的天堂;当然,他更不会相信,有人会披着圣洁的长袍,怜悯地俯视着多灾多难的人间。

起码在他眼里,所谓的天京,只是一座不可救药的死城;而十几岁的幼天王,更不过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累赘罢了。(节)

 

褪色的天堂(节)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褪色的天堂(节)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褪色的天堂(节)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褪色的天堂(节)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