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松阳词语  

2011-01-22 21:49:55|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香

 

在松阳博物馆大厅,我见到了一块松化石。

对于松石,我是敏感的。因为我是永康人,而永康是很著名的松石之乡,直到今天,我的父母还居住在一条名叫松石路的巷子附近。从唐朝开始,永康就流传着一个典故,说是有株千年老松因不能化龙腾空而日夜悲啸,仙人马自然路过,便施展法力,将其点化成石,也算不朽了。虽是传说,但从中却也能品出永康人脾气犟,遇事不服,欲抗衡造化的基因:从陈亮的狂怪到五金的铿锵,都不脱这一脉风水。

而在松阳,松石不过只是点缀——它的主要产业倒也与松有关,却是松香。正如五金业的气锤车床,与松香相关也有一套器具。博物馆内展示着一把类似月牙铲似的刀具,专门用来割松取脂,据说为松阳独创;在西屏老街,有店铺至今还卖草鞋,晓敏介绍,那基本上都是采松香人穿的。腰插松阳刀,脚踩黄草鞋,行走之间便有了无数的野逸。

在老街,我还见过许多熟悉的行当,比如打铁,订秤。这原本是永康最传统的走江湖营生,然而不知为何,感觉同一种金属撞击声,在松阳听来,与打小听惯的总是有些差异。那次,我还遇见了一位老乡,在一间拥挤的铺子埋头订秤。靠墙竖着一块匾,上面不是常见的吉祥兆头,而是“少年易老”四个工整楷字。原来他同时也是个虔诚的诗人,笔下的格律押得与他制作的杆秤一样标准。

他将老花镜摘下,挂在胸前,客气地给我们让座,说自己几十年没回过老家了。与我交谈时他用的是方言,但已经明显生涩,腔调间除了迟疑,还少了很多永康话的莽撞生硬。

水土真能移性吧。这样想着,再看松石,忽生幻觉,似乎微微颤了一颤,伴着声声脆响,坚硬的表皮开始龟裂,粉尘石屑簌簌而落。

恍惚间,千年石松竟然发出了嫩绿的芽来。这一刹那,满目俱是郁郁葱葱,空气中也随之飘散开来松脂隐隐的辣香。

 

高腔

 

早就知道松阳高腔,这个被称为“中国戏曲的活化石”的古老剧种。但是很遗憾,虽然来了好几次松阳,但一直无缘完整地欣赏过一出半出。

原本是没有发言权的,然而那天翻看高腔的资料,看到这么一段:“净角中的包公有明显的脸谱规定,真包公额前画‘月’,要按旬画,中旬画‘O’,上旬左半月,下旬右半月。”(《松阳高腔音乐与研究》)不由当时心中一动,隐约觉得我似乎触摸到了高腔的某种本质。

于是再翻。“演员化妆得较简单,除净角、丑角画脸谱外,其他角色均以水粉,胭脂淡妆······演员服饰古朴,除神仙、帝王将相的服饰比较艳丽外,其他角色都很简朴······表演上,古朴原始,有汉代‘傩舞’的遗迹。”

资料中还提到这么一件事。1998年,浙江省文化厅举行了一次少数剧种交流汇演,参加演出的剧团有十几家,但松阳高腔是唯一一个业余剧团——确切说,登台的都是生活在海拔975米高山之上的村民。然而,在与专业剧团同台竞技时,松阳高腔却毫不逊色,照样赢得了掌声雷动的满堂彩。

当刚刚放下锄头的粗糙大手,有些拘谨地抓起那只饱蘸了油墨的彩笔,深吸一口气,轻轻描向原本就黝黑的额头时,喧哗嬉笑在这一瞬间遥遥远去,银色的月光清泠泠地笼罩了整个舞台。

鼓点咚咚,唢呐锣钹声里猛一跺脚,满脸的深浅皱纹霎时舒展,一双平庸,甚至有些混浊的眼中蓦然精光四射。

“老包为官清如水——”(松阳高腔《判乌盘》)

偶一抬头,高天上也正悬着一弯镰刀似的残月;锋利的月牙泛着寒光,直直指着水袖重重挥出的方向——

就像要去收割一束熟透了的水稻。

 

叶法善

 

从踏入松阳地界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模模糊糊感觉到,有个捉摸不定的身影,始终游走在我们视线的边缘。松阳的一切,几乎都与这个神秘的影子有着多多少少的关联。

高道叶法善。

比如高腔。松阳高腔渊源于道教音乐,直到今天,“打醮”、“捏诀”、“点罡步”等道教法仪还是表演的重要形式;很多人干脆把叶法善当作松阳高腔的创始人。

还比如松阳特有的端午茶,虽然只是一些山野草药,据说也来历不凡,是当年叶法善亲自斟酌配伍的。

提起叶法善,松阳人很自豪。的确,他们有理由骄傲:叶法善一口气做了大唐五朝皇帝的天师,还曾经带着唐明皇登天,到月宫游了一趟——如雷贯耳的《霓裳羽衣曲》,便是明皇此行偷录,带下凡间的。

史书记得真切,标志着大唐盛世顶峰的“开元”年号,便是叶法善取的。在《旧唐书·方伎传》中,他的位置甚至还排在大名鼎鼎的玄奘前面。

可是一千多年后回头再看,这位叶天师却显得有点寂寞——他的名头在今天已不甚响亮,多少被历史排挤到了的荒僻角落,大部分时候只是在灯火阑珊处影影绰绰。

一般认为,这种冷落与叶法善没有著作存世有关。不过,对此松阳人有另一种解释:他们世代遗憾,惋惜老叶当初与张果老斗法时,状态不佳不慎输了一招,失去了名列八仙的机会,从此名号再也难以打响。

虽是传说,但也有几分根据。张果老确有其人,也确与叶法善同时代。他在皇帝面前常变些真真假假的戏法,张口闭口便是咱老张原是帝尧时的侍中,少说也有了三千多岁,哄得皇帝晕头转向诚惶诚恐。

然而正史记载,叶法善有时却很煞风景。比如高宗曾下令广召天下方士,准备合炼神丹,以求长生。法善却竭力劝谏,云金丹有毒,不仅劳民伤财,对人身体也有害无益,唠唠叨叨将高宗一团火热的兴头扫得冰冷,炼丹之事也就此作罢。

忽然有个念头,如果真的有过那次斗法,叶法善果真是敌不过张果老,无可奈何地败下阵来吗?

想起了叶法善调配的端午茶。端午本是正邪决斗的恶节,应节的龙舟、屈原、钟馗,全是激烈亢奋的,甚至当令的植物,如艾叶菖蒲,也都气息浓郁,霸道泼辣。

可剑拔弩张的端午,在叶法善手下,却化做了一杯调理阴阳、清暑理气,淡淡的草药茶。

若是换做张果老,捧出的大概会是一杯雄黄酒吧——传说中八仙都好酒,喝多了喜欢翻江倒海,有套拳术就叫“醉八仙”。

由此想开去。延庆寺塔,远离市井繁华,静立山凹,日出日落只如老僧打坐,不曾想却是江南诸塔中保存最完整的北宋原物,比六和塔还早了163年;张玉娘,与李清照同列于宋代四大女词人,文字虽只是平常道来,朴真干净却可直溯《诗经》。

又想到先有松阳县再有丽水市,整个丽水地区均由松阳析出建置。

丽水古称处州。处州,因该地上应处士星而得名;处士者,隐士也。

我去过叶法善隐居修炼了几十年的卯山。

关于卯山,鲁晓敏有过如此文字:“在卯山上行走是需要心境的,这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山,没有奇峰怪石,没有激流飞瀑。”此言无虚,方圆不过10余里,高不过400余米卯山,风景实在有些寻常,山势平缓,像极了一口倒扣的碗。

然而卯山又是神奇的,行走其间,寻找叶法善遗迹的同时,《老子》中的两句话在我脑中越来越清晰,似是叶法善穿越时空口吐真言: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这样想着,到了山顶,俯视松阳,松浪滚滚,眼底生机无限。

“松阳熟,处州足。”

 

                                                                                                                                               2011.1.22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