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残蜕间的精神穿越——读郑骁锋《眼底沧桑》(胡笑梅)  

2011-12-12 14:45:36|  分类: 作品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底沧桑》是浙江永康籍自由撰稿人郑骁锋的第三部散文集。相比第一部《逆旅千秋》小心翼翼的史纲梳理,第二部《本草春秋》史药结合的特色尝试,《眼底沧桑》已然能够游刃有余地由“涩”入“滑”,纵横捭阖。每一次,当作者亲临遗迹现场,总是情不自禁地抚今忆昔,合理想象,大胆联想,试图在断壁颓垣间探寻时光坠落的轨迹。每一次,作者都任由主体精神在历史的残蜕间自由穿越,完成对一个个历史遗迹和人物的个性化解读。悉心涵咏,每一篇入情入理、妙趣横生的文字都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个平民知识分子的勇气和担当,让读者在轻松获取历史知识、把握历史脉络的同时,受到精神的感召,引起心灵的共鸣。

《我的朝圣——山东曲阜:孔庙、孔府、孔林》,落笔便不同凡响。“官员人等至此下马”,虽寥寥八字,却音质铿锵、掷地有声。面对这位春秋末期的儒家创始人、思想家、教育家、“天纵之圣”、“天之木铎”、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当时最博学者之一的孔子,谁还敢不知天高地厚地贸然造次?也许,从踏上“东方耶路撒冷”——曲阜那片土地伊始,肃穆、庄严、凝重的文化气场足以令满怀虔诚和敬畏之心者,如郑骁锋之辈们闭口噤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了。唯有恣意放飞性灵之思,让自我精神穿越亘古时空,上溯到两千五百年前,想孔子所想,言孔子所言,行孔子所行,努力还原一个作为“人”而不是“神”的真实之孔子。“额头像唐尧,后颈像皋陶,肩膀像子产,腰以下比禹只短了三寸”,相貌丑陋如鬼怪面具,形神落魄如丧家之犬,但其思想高洁如泰山之雄。像古希腊神话中为人类盗取火种的普罗米修斯一样,孔子将原本深藏于贵族官府的知识撒播在民间,让卑贱的人们在平等接受教育之后,获得脱胎换骨的活力。在其有生之年,孔子为了恢复周礼,为了推行仁政,面对一次次的非礼、责难、驱逐和围攻,“仿佛视而不见,仍旧双目半阖,微侧着头,凝神弹奏着。”[1]从不不怨天,也不尤人,力主下学上达,有教无类,言传身教,“让被物欲、自私、仇恨、懒惰腐蚀得麻木冷酷的人们,一层层卸下长满苔藓的硬甲,袒露婴儿般的纯真,去感受心脏在胸口跳动,血液在脉管汹涌,去感受花的芳香,鸟的鸣唱,山的巍峨,水的悠远——当你被自然勃发的生机感动的同时,低下头,再去感受自己的,亲人的,路人的,甚至仇人的欢乐、悲哀、痛苦、无助……他认为不分等级贵贱,所有人都有‘仁’的权利和义务——无论什么法则,包括《周礼》,必须以‘仁’为根基才是有血有肉的——所以他广开门墙,欢迎着每个有心前来皈依‘仁’的人们。”[2]同为“圣人”,相比西方耶稣的冰冷、坚硬、严厉、出世、凌空蹈虚,东方孔子越发显得温暖、柔软、慈爱、现世、脚踏实地。谁能说这不是“全世界目前已设立282所孔子学院和272个孔子课堂,遍布88个国家”[3]的原因所在呢?

言为心声,文为思结。《眼底沧桑》中的二十篇美文,无不按照“由今怀古-古今交融-史料引证-笔记摘选”的模式进行立意架构,难分优劣。若按行吟时间排列,最早者当属《剑气东来——浙江龙泉:剑池湖遗址》(2008年11月29日-11月30日),最晚者非《大江东去——湖北咸宁、黄州:武、文赤壁》(2010年10月19日-10月22日)莫属。但作者却将《我的朝圣——山东曲阜:孔庙、孔府、孔林》作为全书开篇,是无心插柳,还有匠心独具?踩着些许凌乱迂回的脚印,笔者开始在字里行间寻觅作者千虑一失的蛛丝马迹,终于明白一个读书人对孔子的推崇和敬仰——“我想,这应该就是中华从远古走到今天的漫长轨道,身侧比肩而立的牌位,就是一块块接力奔跑的站牌——或者说,是一截截托举中华不倒的坚硬脊梁。”[4]“虽说这样的努力往往被有些心灰意懒的人讥笑为‘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但只要人人心中存在着希望,一代接一代朝前走去,终会到达月朗风清的彼岸。”[5]由此推断,当文弱书生郑骁锋奋然而起,绝然走出书斋的那一刻起,他就立志“向远方!向远方!向着千百年前的远方,回到历史曾经的现场!”[6],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行走不止,笔耕不辍。与其说作者是用脚步丈量中华大地,用身体感受华夏文化,不如说是他用心灵朝圣历史遗迹,用精神穿越古国文明更为恰切。

诚然,在先有余秋雨,再有夏坚勇,后有赵柏田的历史文化散文领域,想要成就自己的个性化书写,无疑是一种吃力不讨好,卖苦力挨大锤的选择。幸运的是,郑骁锋以越人“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的执着和努力“突围”成功!不盲从前人,不复制历史,不信口开河,一步一个脚印,像周作人一样开辟和经营着属于自己的园地:“只要本了他个人的自觉,在他认定的不论大小的地面上,用了力量去耕种,便都是尽了他的天职了。在这平淡无奇的说话中间,我所想要特地申明的,只是在于种蔷薇地丁也是耕种我们自己的园地,与种果蔬药材,虽是种类不同而有同一的价值。”[7]同样是论说孔子,郑骁锋和余秋雨一样,都用美学态度(一种亲切态度、俏皮态度、平视态度)将孔子从哲学理念中解放出来,用诗化的语言将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孔子复活于文本。但是科班出身(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学者身份(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体制中人(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余秋雨,起点更高,视野更阔,他力求挖掘孔子的文化人格之魂,宣泄儒家精神的“突围”意识,抒写文化批判的情怀。于是,在“人文山水”之间漂泊流浪时,“从具象化的断壁残垣中,看到的往往是一个历史大时代,特别是这一历史大时代中文化精神的涌动和流变。”[8]而半路出家(中药专业),网络写手(其网名“菩提刀”“江南药师”在天涯、网易等社区小有名气),自由撰稿人(不愿加入作协,没有任何名号)郑骁锋笔下的孔子,不再担当大文化的象征和隐喻,只是作者借以精神穿越的小载体,自然没有凌厉的批判、沉重的忧患和过多的弦外之音,而是多了一份平民百姓熟识的烟火气息,更适合文化普及和大众阅读。往往虚拟勾勒出历史人物在特定场合的言行举止:“他(李鸿章)突然想喝点红酒。放下烟,重重吐了口浓痰,嘴里却骂了句老家的粗话:‘娘贼好好底搞!’”[9]“那个雨后的清晨,初醒的李渔闻到了一阵清香,起身来看,草莱间开了几多茉莉花,他很是欣悦,拣好的摘下几朵,顺手往鬓间插去,不料竟插了个空。原来满清的薙发令已经行到李渔的头上。苦苦一笑,他将花儿揉碎,扔到了路边。”[10]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让人物形象立体、丰满、圆润。另外,每一篇文章后面的《旅行笔记摘选》,既是对正文内容的有效补充,有画龙点睛之妙;又是对出游目的的深刻反思,有“三省吾身”之益。如果说短暂的歇息和停靠,是为了长久的思考和行走,那么郑骁锋在一站站的走走停停中,正在不断接近和实现着自己的目标——像诗人一样,行吟于断壁颓垣间,探寻时光坠落的轨迹,虽然孤独,但是痴心不改,精神可嘉。

不同于一般的文献汇编,历史文化散文的创作,说到底“是生命的转换,灵魂的对接,精神的契合”[11]。郑骁锋的《眼底沧桑》,只从文本内容来看,正是立足于客观的历史生命本体,着力于历史人物个体精神的发现,注重写作主体心性的自由抒发,在对千古灵魂的叩问中,解析历史人物个体和群体精神的悖谬和矛盾,寻求健全人性的出口和轨迹,从而达到当代作家和昔日历史之间的一种精神沟通,并从中汲取浓缩的思想精华,以滋养天下苍生。但是,在篇章的编排体例中,笔者以为,除了首篇《我的朝圣——山东曲阜:孔庙、孔府、孔林》显其匠心和寓意之外,其他各篇,似散兵游勇一样随意排列在文集之中,尚不能成为完整的体系。一部文化游记,篇与篇之间的衔接,也应如一篇游记中,段与段之间的过渡一样自然巧妙。或者按照游历时间先后,或者按照名胜空间省份,或者按照思想力度的由浅入深,无论如何,至少存在一种排列的尺度和标准,而不是潇洒地写完了事,不修边幅。例如,第五篇《大江东去——湖北咸宁、黄州:武、文赤壁》,标注的时间是“10年10月19日,多云,有雾。上午十点半的汽车,岳阳到赤壁……10年10月22日,多云。在五祖寺……”[12]第二十篇《辛亥年——湖北武汉:武昌起义军政府旧址》标注的时间是“10年10月19日,多云。晚上八点半,车到武昌。……10年10月20日,多云,有雾。……湖北省博物馆……东湖……首义园美食城……黄鹤楼”[13]四日内,郑骁锋的行迹路线一目了然,为何于文集中却让它们天各一方,咫尺天涯呢?也许,此番评介难免吹毛求疵之嫌,因为编排形式原本无伤内容之大雅,但是仍然心存遗憾,毕竟巧妙的形式足以令内容锦上添花。

德国哲学家,文化哲学创始人恩斯特·卡西尔认为“历史学不可能描述过去的全部事实。它所研究的仅仅是那些‘值得纪念’的事实、‘值得回忆’的事实。”[14]而文化散文却允许写作主体对历史进行合理的审美想象。于是,热爱历史,热衷写作的郑骁锋终于可以乘着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降文化散文的余热,用文字缝补历史和现实之间的断裂,赋予历史人物以诗意的生命体验,实现自我精神的自由穿越。但是,传承容易创新难,如何超越前辈,超越时代,超越自我,当是年轻的郑骁锋需要反复思考、推敲和践行的。

 

胡笑梅,浙江宁波人,教育、文学双硕士,苏州市文学评论家协会会员。

 





[1]郑骁锋:《眼底沧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P3


[2]郑骁锋:《眼底沧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P13


[3]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331659080.html


[4]郑骁锋:《眼底沧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P4


[5]郑骁锋:《眼底沧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P13


[6]郑骁锋:《序:向远方》,《眼底沧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P1


[7] 周作人:《自己的园地》,《自己的园地》,长沙:岳麓书社,1987,P5


[8] 夏坚勇:《<湮没的辉煌>自序》,《湮没的辉煌》,上海:东方出版中心,1997,P3


[9]郑骁锋:《眼底沧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P247


[10]郑骁锋:《眼底沧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P203


[11]王充闾:《渴望超越》,《寂寞濠梁》,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2004


[12]郑骁锋:《眼底沧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P68


[13]郑骁锋:《眼底沧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P287


[14](德)卡西尔:《人论》,甘阳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P248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