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奉天承运:禁城五百年(节)  

2011-03-01 17:16:07|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奉天承运:禁城五百年(节)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公元1912年秋天,北京皇城正南门下搭起了架子,几个石匠爬了上去,小心翼翼地拆下了“大清门”的石匾。然而当他们回到地面,将石匾细一打量,却齐齐傻了眼。

“大清门”匾的背面,竟赫然刻着“大明门”三字。

石匠是民国政府派出的,他们奉命在辛亥革命周年庆典前把“大清门”的匾额改换成“中华门”。原本大家想得很简单,将原匾翻过来刻上就行,不料这省时省力的妙招早在两百多年前就被人用了。无奈之下,哭笑不得的民国政府只好重新赶做了一块木匾。

从“大明门”到“大清门”,似乎只是轻轻一翻,历史却已经掀过了密密麻麻的一页。

风化的石匾再无下笔之处,五百年的禁城也就苍老成了一具金色的骨架。

很多年以后,政协委员溥仪重新进入了紫禁城,以一个游客的身份。

在太和殿——这座古老中国终极规制,堪称天下建筑之首的宫殿——前,他百感交集,不由得摘下高度近视的眼镜擦拭湿润的眼角。(节)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