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2011-04-24 20:43:22|  分类: 行踪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11年3月22日,阴。 

老天的照顾今天终于到了尾声。强冷空气南下,一夜之间温度降了十几度。退房出来,看见街上多有穿羽绒衣的,而昨天单衣衬衫的比比皆是,甚至有穿T恤拖鞋的。好在虽然天色阴暗,但没下雨。

8路公交车去城郊的梅关。8路似乎是大余连接城乡的线路,车子是中型的巴士;而我见过的其他线路,却都是类似于游乐场中的那种多排敞开式电瓶车,用布帘围挡。

出城之后,车上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车票只要一元五角,这等同于包车的待遇令我对司机有些愧疚。

九点到达梅关景区,门票20元。梅岭古道,或者称大庾岭古道,是穿越南岭最重要的驿道,据说还是北雁南飞的终点;而且岭两侧梅期不同,南枝花落,北枝方开。

四十分钟,我从岭脚到了岭头的关楼。关楼是宋物,朝江西的门额是“南粤雄关”,朝广东则是“岭南第一关”,站在关下,一身便横跨了粤赣。

这个倒春寒的上午,八公里古驿道,我可能是唯一的游客。关楼东侧有座简易茶亭,卖茶之外,也贩售一些客家果脯。店主是位中年妇人,头部受过伤,愈合后的五官扭曲变形。也许是生意萧条,她的脸色也如天气一般阴郁,看起来更加怪异。

岭头的茶亭和客家妇人的愁苦相貌,令我记起一则很可能发生在相同位置的故事。宋初,大臣卢多逊被贬谪崖州,经过这里时,在岭头的一个小酒馆歇脚。听沽酒老妇的口音不像土著,便问起她的故乡,那老妇人回答:“我本是中原官宦人家,有个儿子被卢多逊挟私贬窜致死。我就搬到这里等着,总有一天,卢多逊也会经过的。”

梅岭也是著名的惩罚之路,帝国最高等级的流放地都在岭的南边。被赶过岭去的不乏宰相级的重臣,如裴度、寇准、李纲、胡铨等等;文化名人更是不计其数,唐宋八大家,有谪贬岭外经历的就占了一半。梅关的每次开阖,都有可能是一场全国性政治大地震的余波。

12点的车去赣州,一个半小时后到达,车票25元。在沙县小吃简单吃午饭后,乘公交车来到赣江边。赣州市区的主要景点都在江边,郁孤台,蒋经国旧居,八境台,古城墙,古浮桥。郁孤台八境台都经现代修复,城墙也有很多新补的痕迹,但面对滔滔江水,仍有当年辛弃疾“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的感慨。印象最深的是用一百多艘小船联接起来的浮桥,历经八百多年,至今仍在使用。桥头是个小小的鱼市,江上还有人驾船撒网。走在桥上,微微有些晃悠。见到两位女子,看年龄像是母女,站在桥边,双手合十,先报了一长串姓名,然后大声背诵了一段心经。用的是普通话,我能听懂。

在章贡两江汇合处的广场上,立着一座五米多高的“客家先民南迁纪念鼎”。赣州被称为“客家摇篮”,2004年,世界客属恳亲大会曾在这里召开。赣州的朋友告诉过我,赣州方言很特别,城内的类似柳州方言,而城外,包括各辖县,却都是客家话。这种奇怪的“语言孤岛”现象,起因有多种解释,学界至今没有定论。

晚住金赣大酒店,两星级,标间80元。车站附近宾馆很多,是它的名称吸引了我:金华人来赣州,理所当然住金赣大酒店。

11年3月23日,阴。

10:27的k732次车(车票63元)去南昌。对座是一对年轻情侣,动作亲昵大胆,近六小时的车程,害我几乎扭酸了脖子。

依约,找江子喝酒,直到20:47,他送我上1585次车(车票64元)回永康。

24日凌晨四点二十,到家。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2011年3月闽赣行纪略(7)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