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朋友书评二篇  

2011-05-04 17:01:21|  分类: 作品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书评二篇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浙江作家10年第二期)

 雷雅莉:《眼底沧桑》——行吟诗人的历史散文

《眼底沧桑》是好友郑骁锋继散文集《本草春秋》《逆旅千秋》后的又一力作。作为天涯论坛草根出身的作家,骁锋的文字既有着网络写手的时代性,但也有着网络文字所难具备的纯文学气息。三本书,三种风格,见证了一个作家的成长历程,而不变的是一种文字间的历史沧桑感。

这三本书都和历史有关,新书《眼底沧桑》的书腰上则写着:在断壁颓垣间探寻时光坠落的轨迹——一本试图丈量历史的文化游记。如果说前两本书是他在书房“思接千载”的产物,那么《眼底沧桑》则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后的杰作。全书二十篇文章,涉及六省二十市的人文古迹。洋洋数千言的文章之后,都附有一则日记体的旅行笔记,间以图片相佐,使得整本书既有游记散文的生活气息,也有着历史散文的深沉底蕴。

读这样的一本书是幸福的,这种幸福感来自于这本书的高昂成本。作者用两年的时间专程寻访古迹,这样大跨度的时空阅历并非一般写手所能践行。诚然,现在有各种“话说历史”的著作,但也不乏欺世盗名、哗众取众者。很多文化散文的出炉不外是百度编辑加想象编造,真正亲临其境而后成者并不多见。作为好友,我深知他的文章“字字有出处”。这些文字背后,有着作者对历史对文化的真诚和敬畏。郑骁锋对历史题材的创作情有独钟,但他写历史散文绝不只是兴之所至而已——倘若没有深厚的学养,这样的持续创作必然会捉襟见肘。我不知道他到底读过多少本书,但在一次闲谈中,他告诉我他以文学史为索引,准备再读一些经典名著,而他眼下在读的是但丁的《神曲》。念及他眼下写的还只是中国历史散文,并且顺手拈来,其解读历史的自如度已经如臻化境,我不知道他通读外国文学后能写出何等样的文章,而未来在文字中旁征博引的郑骁锋究竟有着怎样庞大的阅读量!

博览群书,游历山水,即便作为一个专职作家,这也是一种颇为奢侈的生活方式。作为朋友,我知道此君不仅拥有中国典型文人的生活方式,还有着不少文人才有的习性。习性之一就是文学至上。据我所知,和他吵架的最大可能性是历史观念的碰撞或者对于文字表达的不同见解。习性之二是重然诺,讲交情。身居永康的他,时常来丽水会见文友,他的乐观开朗真诚博学也给他赢得了广泛的友情。性情中人的重要标志就是良好的酒风,事实也是如此。此间具体情况可以参见他他写的一篇文章——《去永康和一个叫郑骁锋的人喝酒》。这个题目其实很有趣。远道去找一个作家朋友,不为文章为喝酒——我无法不相信郑骁锋的文章里没有酒意。

 的确有酒意。所谓酒意,其实就是一种真性情。这样的真情流露在《眼底沧桑》里俯拾皆是。比如《楚歌》中:“……假如真能选,假如真能回到那个冬天,我想,我必定会从血泊中拾起一支缺口的长戟,呵斥刘邦的十面埋伏分开一条小路,让我能走到项羽的大营外,向他报到……如果当时我在场,我也会明白,那根压垮骆驼的稻草终于出现了。楚军,还有项羽本人,命运已经注定。这一曲楚歌,即将为持续五百多年的战争画上句号。但我还是愿意跟随项羽,战斗,直到最后一刻……”

当别人以历史为佐料,烹制一道道私房菜时,郑骁锋却已置身历史情境中,无时不刻与古人同游。这些文字,让我觉得他不只是一个散文家,而是一个诗人。这种浓郁的诗意与严谨的历史评述交错辉映,确实酒香醉人。我忽然发现,读郑骁锋的文章,我看的不是历史,看的是人,是心。

 

吴小东(他他):在草木的清香中触摸历史——读郑骁锋《本草春秋》

今夜,有风,窗外有蛐蛐鸣叫,天上繁星点点。

桌上摆着一本素未谋面的郑骁锋兄托人转送来的新书,书名《本草春秋》。淡黄的底色、草药叶子与根须的图案,似乎正散发出一缕缕来自远古时代的幽香。这个夜晚,跟随着《本草春秋》一起触摸历史深处跳动的脉搏。

“《本草春秋》写的不是中药的历史,而是用中药写的历史,是一本用当归远志甘草人参等中药串连起来的历史散文集。”

这段导语,够简短、够清晰。像一个路标,指引着阅读的方向。

写历史,如今已经成为一件流行的事。但是,从中药角度来解读历史,在我有限的阅读经验中,仍然是头一回。

从传说中的医药学鼻祖神农到红顶药商胡雪岩,《本草春秋》时间跨度达数千年。一部不到三百页的书,自然不能什么都讲。郑骁锋的选择是:以一味中药来链接出影响历史进程的人物、事件。这样的选择,够机巧,看似随意选择,其实暗含了匠心,片段式的历史画面,连缀在一起,形成一部视角独特的历史画轴。

郑骁锋的历史观,是唯物的。传说中的神农不是人,而是一个人身牛首的神仙,正是他尝遍百草,创立了医药学,帮助人类对抗疾病的痛苦。而《本草春秋》却极力剥开这种神幻的假象,直抵历史的真相。在开篇《神农断肠——懵懂时代的人草战争》中,郑骁锋认为:

神农应该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一个组织、无数代人------一代代人类派出的、更可能是自愿的、以生命为代价的探索绿色未知世界的开路先锋。

这样的文字、这样的判断,令人欣慰、内心踏实。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和皇帝。人类正是利用自身的智慧,以微弱的力量对抗强大的自然,走出了对上苍和自然神秘力量的恐惧。

从神农到扁鹊、鉴真、张仲景、李时珍。一株草药,在风中摇曳,穿越了千年的光阴,从远古时代走来,见证了人类对抗天命的历程。

然而,在的历史拐弯处,中药并不是总能扮演着关键角色的。很多时候,它不过是一个引子,映衬出历史人物的内心。所以,在本书的大部分章节里,都从药性引申到了人性,这是串联起全书的一条内在线索。

“心可莲可罂粟,在乎弈者一念”。一味马钱子,在医家那里,可治疗跌打损伤、风湿痹痛,甚至可以用来抵抗癌症。但在玩弄阴谋权术者手里,就变成了杀人于无形的毒药。《壮气蒿莱——从“牵机药”到“五国城”》一文,以不可置疑的口吻,揭露了赵光义毒死了南唐后主李煜。不过对赵光义这个心理阴暗的皇帝,郑骁锋都不屑于多说,而把笔墨更多地给了豪爽侠义的赵匡胤。廖廖几件小事,将这个马上皇帝宽广的胸襟和雄霸天下的气势勾画得栩栩如生。当然,赵匡胤的故事,几乎和“牵机药”没什么联系了,如此荡漾开来,证明了郑骁锋个人的偏爱以及天马行空的写意手笔。

决定药性的往往不是药材本身,更重要的是人心。一盘鱼腥草,在复国前的勾践口中,是鼓舞民心的利器,是实现复国梦想的动力之源;然而,当他复仇成功,重新坐上王座,却品尝出了截然不同的滋味:

甫一入口,勾践便失去了笑容,皱了皱眉头,一脸的冷峻。这一切被一直默默观察着勾践的范蠡看在眼里……他一口干了杯里的酒,低声叹了口气;心里想着,是时候了,该走了。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范蠡懂得这个道理,所以能够得善终。而文种不懂,最终惨死在了勾践手里。一段著名的历史故事,在郑骁锋这里,演绎成了另外一种精彩。且不管历史细节的真实性,但从草药之中观察出来的人性变幻,实在令人拍案。

郑骁锋说:中药是打开中国历史的一串钥匙。

当然,钥匙在手,喜欢看什么风景,全然在看风景的人以及当时的心情。

我不懂中药,却喜欢郑骁锋以药性为引,链接出深不可测的人心以及看似无关却隐隐深藏着必然的命运。喜欢《远志小草》中,一株普通的草药,勾勒出了谢安“为君谈笑静胡沙”的潇洒气度;为《薏苡谤》中一生戎马倥偬、忠贞为国东汉将军马援,一车米仁被小人诬告为珍宝,战死沙场却蒙受不白之怨而愤怒;感慨于《当归何处》中的姜维,出身于当归故乡的大将,在离家三十五年后,客死异乡,折射出蜀汉的结局与命运的无常。

岁月长河淹没了许多人和事,而草木依旧不断轮回。在郑骁锋笔下,零碎的历史事件,都变成了中药的切片,洗尽泥沙、去叶除茎、剥开表皮,纹理清晰可辨。含在嘴里细细咀嚼,回味悠远弥久。

资料上说,郑骁锋是永康人,年少时入中医药行,是执业药师,近年来辞职当了自由写手,以中医药学知识与历史知识融合起来,以药说史。

余秋雨、易中天、于丹,一个个学者教授走出象牙塔,借古说今,惊艳天下。跟他们比起来,郑骁锋出身更为草根,少了一些书卷气,却有一种更加简单直接的热情。他自创出新颖奇特的“中药散文”,证明了文字的无限可能性。

而对于像我这样热爱文字的普通读者来说,是有福气了。

(多谢丽水诸君,在此抱拳)

朋友书评二篇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丽水日报091123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