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江南之盛,譬如晓敏  

2011-09-11 23:18:11|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之盛,譬如晓敏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开奥迪,用ipad,跳霹雳舞,头发乌黑茂密,眼神清澈锐利,鲁晓敏似乎处处颠覆着传统作家的概念。在一次针对高中生的文学讲座上,我亲眼看到了他的出场所引起的骚动,尤其是女学生,几乎异口同声发出了浪涌一般的惊叹。

“你们都觉得我不像一个作家吧,但作家一定得是掉头发、戴眼镜,西装革履的吗?”那次讲座,身穿红T恤的晓敏这样开的头;体型瘦削而精干,举手投足之间活力充沛,以致于在谈到自己的年龄时,女生们又爆发了一轮海啸。

但这样一个几乎近似于青春偶像的作家,最热衷,也最擅长书写的,不是风花雪月儿女情长,而是枯槁斑驳的阑珊旧物,比如:碎瓷、锈剑、古宅、老街。他毫不掩饰对年迈事物的偏爱,荒凉的村落、开裂的牛腿,蛛网尘蒙的匾额,甚至长满苔藓的古墓碑,都可以让他两眼放光徘徊流连;其实在他新潮现代的背后,也充分暴露着这种嗜好,比如随身把玩的黄龙玉,衣服上看似不经意的布纽结,家中真真假假的瓶罐字画、全套花梨家具等等。这种好古的情感,融入笔端,从《江南之盛》、到《明朝的良心》,到最近出版的《辛亥江南》,终于使他成为了文化散文写作领域中绝对不可忽视的一员大将。

像其他题材一样,文化散文也有很多种路数。我以为,晓敏在写作上的成功,或者说,他的独到之处,在于沁入血脉的文人气,完全属于江南性格,冷静而淡雅,从容而内敛。

我记得他曾有一次给我看了一幅他自己的画作,一米长轴上,工笔白描了几十个军装人物。套用瓷器界的术语,算是刀马人,然而这很容易被画成剑拔弩张的激烈场面,却被晓敏处理得含蓄节制,引而不发,别有一番味道。他的写作同样喜欢运用这种手法,正如他在《辛亥江南》中说到:“我努力想像当年的刀光剑影、当年的惊心动魄,但脑海中一一出现的还是一张张拘谨的脸,一副副单薄的身影,一双双卷书的白皙的手。”

后来我知道,晓敏的画属于家学,四代传承。这样的背景令我更容易理解他的文章。早先有个说法,培养一个真正的贵族需要三代人的努力,晓敏虽然不能算是贵族,但他家的文脉从父亲一支和母亲一支都经过了三代以上的涵育,真正可以算得上是书香世家;这种根于基因的潜移默化,使得晓敏的写作能够克复浮躁,更深层次地进入悲凉,毫不做作地表达出对时间的敬畏。这就像从新瓷到古瓷的变化,在几代人的更替中火气渐渐消退,油滑的浮光尽皆化作了厚重的沧桑。

这种宿命般的沧桑感,令他的观察极其自然地带上了凭吊的视角,而这正好契合文化散文的基调,极大地增加了文章张力。比如他在章太炎墓前,写两位老人对弈,在西泠印社,写一对新人拍婚纱照,信手拈来,虽然看似闲笔,但不由不令人俯仰今昔,为之唏嘘:“我对着墓地三鞠躬,突然一声‘将军’,侧目一看,两个老者坐在石桌上搏弈撕杀;一个老者又高喊了一声‘将军’,那声音仿佛从历史中传来,显得苍凉而冷漠。”(《绝代佯狂》)

成就晓敏的应该还有他的故乡。松阳,推而广之,丽水,这块浙江西南部的山区,正越来越重要地肩负起整个江南的概念。“江南”,其实是一个被频繁使用而又概念模糊的词汇,即便是它所指称的地域,千百年来也从未统一;然而在文化上,江南却有着相对固定的意义。客观说,直到几十年以前,丽水还只属于江南文化圈的边缘,然而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从苏南到浙北,百强县与旅游名村火炬传递般的迅速崛起过程,其实也就是江南底色消解乃至嬗变的过程。这样的势头有增无减,而群山环抱、浙江森林覆盖率第一的丽水,也就成了素面江南最后的据点。比如松阳西屏镇的老街,是浙江全省保存得最完整,而且至今仍按照原来模式生存的明清街市;类似的老村老寨老桥老窑在丽水还有不少,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完全可以视作仅存的老江南。而晓敏,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他的祖宅甚至就在西屏老街的一条狭窄弄堂里,自然汲取了不少传统江南的宝贵元气:行文润泽,灵动,为大开大阖的写作注入了氤氲的水汽。

当然,反过来说,晓敏对于江南也有着特殊的感情。江南,始终是他解不开的一个情结,从《江南之盛》到《辛亥江南》,江南两字,屡屡成为他系列作品的名称;同时,他也利用一切机会,向外界隆重推荐着故乡的一切。或者这可以解释他为什么选择文化散文进行写作。众所周知,所有散文类型中,文化散文的写作最为艰苦,我曾把它比做“胸口碎大石”;对此晓敏自然也深有感触,他谈论自己的创作时,说过:“写一篇一万字的文章也许要看十万字的资料,而且要严谨,不能出错,比如我写这个系列看了两百万字的资料,这点是其他散文无法相比的。我的写作成本很高,很累,很清苦,很寂寞,整天钻在枯燥的史籍中晕头转向。文化散文很难写,断代史的写作更是难上加难,一样的历史框架,类似的人物,重叠的性格,像枷锁一样制约着我,我用孤独的力量打破枷锁,用吃苦受累去逼近自己的梦想。”在我对他的阅读理解中,他的梦想,应该就是写出一个他所热爱的江南,写出江南的今生,更要写出江南的前世。

我相信,能作画的晓敏眼中,应该早就有了一幅江南的画卷,鲜活,葱茏,气势恢宏而又标注准确,就像他描写故乡的深情文字:“建筑是固定的时间,绵延的建筑仿佛一部叙述体的长卷本,西屏缓缓展开的是宋代的古塔、元代的堰渠、明代的墙基、清代的檐瓦、民国的骑楼,它们有着一气呵成的流畅感,小城俨然又成为一座敞开的古建筑博物馆。”

我期待着,这幅长卷在他笔下一点点展开。

生于江南,晓敏之幸;晓敏从文,江南之幸。

 

                                                                                                                                                 2011.9.10

鲁晓敏:浙江省作协会员,松阳县作协主席。曾在《天涯》《青年文学》《散文选刊》《中华散文》《散文百家》《美文》《鸭绿江》《北方文学》《黄河文学》《特区文学》等各级报刊杂志上发表了100余万字,有30余篇文章入选《语文月刊》《今日教育》《中学生课外读本》等各种选本,在《浙江日报》等刊物多次开设专栏。最新主笔出版畅销书《辛亥江南》。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