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苍天已死(节)  

2012-12-21 16:43:33|  分类: 人间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井,不仅出水,也可以出火。至少蜀人这么认为。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开发利用石油资源的国家之一。至迟在西汉宣帝时,蜀郡百姓在挖盐过程中就已经发现了许多可以自燃的天然气井。从地底升起的熊熊烈焰,长期被蜀人视作神迹,特别是临邛境内的一口火井,更是受到了极其虔诚的祭祀和膜拜。

然而公元二世纪后,这口火井的火力如同退潮的海水一般,迅速而持续地开始削减,到了桓灵二帝时,已是奄奄一息,随时可能被一阵野风终结。

这种情况令蜀人忧心忡忡,尤其是一些老人,每天都要来到井前默默绕上几圈。随着火苗一日日低落,他们脸上的愁容一日甚过一日。终于有一天,有人忍不住低声发了一句问:

“难道那个预言是真的?”

众人齐齐打了个寒战。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冻结了,静得可怕。

就在那一刻,所有人都听到了,火井深处,隐隐传来几声沉闷的碎裂声响。

就像有匹来自洪荒的恐怖巨兽,正缓缓穿行于地底,即将破土而出——

又像是整片大地想要翻过一个身来。

 

蜀人的担忧不无道理。他们相信,临邛火井黑烟缭绕的井底,很可能封存着天地之间最大的秘密。故老相传,前汉王莽篡政,火苗微弱低迷;光武中兴后,突然地响如雷,烈焰一夜喷涌数丈,火光可以照耀几十里。当然,这可以理解为火井与帝国的气脉同出一源,不过蜀人真正关心的,并不只是一个王朝的命运。

换句话说,蜀人害怕,随着火苗一同熄灭的,并不仅仅是一个姓刘的王朝。

正史有载,西汉哀帝建平年间,也就是临邛火井上一次衰微之时,至少有大半个中国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也不知谁起的头,从关东开始,二十六个郡国的民众,发疯一般拿着草秆或麻秆,说是给西王母传行筹,成群结队朝着京城狂奔,穷人披发赤脚,富人乘车骑马,闯关卡爬城墙,滚雪球般越传越多,最后将整座京城都卷入了这个源头未明的巨大漩涡。就在天子脚下,数以万计的百姓白天为所谓的西王母高歌舞蹈,入夜则举着火把爬上屋顶,歇斯底里地击鼓狂喊。如此从早春折腾到深秋,大半年后才慢慢精疲力竭地平静下来。

使帝国中枢一度精神错乱的,是一份据说来自西王母的警告。这个警告以“母告百姓,佩此书者不死”的赦免传单形式,向全人类提出了集体毁灭的威胁。当然,事后证明,这只是一次虚张声势的恫吓,尽管不久之后,汉室子民的确因王莽而遭遇了一场“海内人民十存二三”的残酷浩劫。

那么这一次呢?

从日渐冰凉的火井边抬起头来,所有人都看到了一股黄色的洪流,在帝国残败得如同枯叶脉络一般的驿道上慢慢浸漫开来。

势不可挡,而又悄无声息。

 

一袭黄袍,鲜艳,宽大,迎风飘扬,浑身没有任何其他装饰,也不带任何棍棒兵刃,不说一句话,神情庄严而痴迷,目光渺茫而悠远;从一座城市走向另一座城市,从一个村寨走向另一个村寨,旷野,山林,沼泽,溪流,就那么旁若无人飘飘然行走着。不知什么时候起,他的身后渐渐有人尾随,同样黄袍,肃穆,沉默……加入的人越来越多,远远望去,就像一团有无数飞蛾聚集成的诡异黄云,在地平线上无声无息地舒展,膨胀,弥漫。

这样的场景,从灵帝熹平年间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帝国的各个郡县。尤其是青、徐、幽、冀等八州,黄袍人所过之处,民众如癫如狂,纷纷抛家弃业,携妻负子流移奔赴,道路经常因此梗堵,病死于途的更是常常以万计数。

他们不惜以财产乃至生命为代价跟随黄袍人去投奔的,是一个人;抑或说,一个驻世的神。巨鹿人张角。他以“太平道”之名,自称“大贤良师”,发展了数十万信众,在当时总共只有五千多万的全国人口中,这样的数目相当惊人。

起码有十多年时间,官府对于张角的组织,一直予以最大限度的宽容,不少官员还称赞张角善于教化,为民所归,以身作则拜倒在张角脚下,其中甚至包括皇宫内院的宦官头目。

然而这彼此脉脉的温情,却在一夜之间骤然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数十万原本羔羊一般的教徒,随着张角的一声号令,齐齐长出了锋利的獠牙。

事后,人们才如梦初醒,原来张角果真长有尖角,他在颁发第一件黄袍之时,便已经向全体信众下达了作战的指令。

而张角授予他们威力最强大的武器,也正是这件柔软的黄袍;

更确切说,是袍子的颜色: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灵帝中平元年,岁在甲子。

应该说,这年的前半个春天,冰照样融化,树照样抽芽,与其他年份并没有什么不同。只除了一点:从洛阳到地方,各地的官府墙壁上,常常被人用白土大大写上“甲子”二字。起初,慵懒于春困中的官吏们并不以为意,认为不过是儿童无聊的戏耍,直到车裂马元义那天,才唬出一身冷汗:原来,这两个白森森的拙劣大字,竟然是预谋中万箭齐射的靶心!

张角将全国道徒分为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每方都有各自的首领,马元义便领导其中一个大方。这年年初,张角派遣马元义,潜入都城洛阳,联络宫中信教的宦官,约定三月初五举国起兵,攻打皇宫和以“甲子”为记号的各地衙门,里应外合一举颠覆汉庭。不料遭叛徒告密而被捕,随即车裂于洛阳。

受到惊吓的朝廷立即行动起来,几天内便捕杀了与太平道有联系的官兵百姓千余人,同时严令天下缉拿首逆张角。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张角登上高坛一声长啸,撕开黄袍,露出了里面冰冷的铁甲。一个狰狞的转身,教主化为元帅,良师化为将军,三十六方道众则化成了一支咆哮的军队,一个草长莺飞的暮春,硬生生变成了血肉横飞的战场:

“角称‘天公将军’,角弟宝称‘地公将军’,宝弟梁称‘人公将军’。所在燔烧官府,劫略聚邑,州郡失据,长吏多逃亡。旬日之间,天下响应,京师震动。”(《后汉书·皇甫嵩传》)

这次被迫提前一个月发生的全国性武装大暴动,史称“黄巾起义”——

因为所有义军,包括张角,头上都包裹着黄巾。(节)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