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石塘二题  

2012-10-05 15:13:09|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塘二题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桑岭旧家

 

“河南旧家”。

先是门上的石匾令我心中一动。下意识的,进门之后,我的目光暂不旁顾,沿着整座宅子的中轴线顺展望去。

根本不用寻找,在第一进正厅,我就看到了预料中的那张方桌。简单的果碟,有些锈蚀的香炉,还有香炉后的牌位和大幅中堂——一轴清代衣冠的老人肖像。

为了确认我的猜想,我询问了本地的文友,这户人家平时说的是不是云和话。得到的回答是他们有自己的方言,外人不太能够听懂。

不会错了。我告诉自己,又进入了一户客家人家。

更令我有些惊喜的是,这户宅子的主人姓江。

就在去年春天,为了一个土楼题材作品的写作,我在赣南和闽西,世界上客家人最集中的地区,走了一圈。而在此期间令我印象最深的,号称“土楼之王”、闽西最有代表性的承启楼,就是江姓客家人的大本营。

就是在这次探访中,我得知了客家人的很多特征,比如“宁卖祖宗田,不卖祖宗言”,对古老语言的坚守深入骨髓;也知道任何一座各家宅院的中心正位,都会安置祖宗的牌位,无一例外;还知道了在族谱与语言之外,客家人还会把记忆砌进楼屋,在门额上以简洁的文字点明自己的来路。

桑岭的江姓,是清乾隆年间从汀州永定,也就是承启楼所在地,远迁而来的。假如我把在这两座古宅之间画条线的话,这样的迁徙方向,对我有限的客家知识,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在去年那篇考察文章中,我写过这样一段话:“客家的楼屋,或许可以视作中华历史的另一种记录符号;而客家人的每次迁徙,都应该是一次用脚步在大地上的苦涩书写。一代代客家人前仆后继,书写的底色一点点由干燥的黄过渡到潮湿的绿,最后还出现了大块大块的蓝:他们一步步跨过黄河,跨过长江,跨过赣江、珠江,很多人甚至走出了大陆,扬帆远航。”

按照我的理解,以中原为起点,客家人的迁徙路线,一般是同一个趋势,也就是由北而南,如同散开的涟漪,逐渐荡漾远去。而从永定到云和,这却是一个与主流截然相反的方向。

究竟是什么魅力,吸引着为客天涯的游子,逆流而上,来此定居呢?

忽然想起了“河南旧家”的石匾,文革时破四旧,这四个字幸亏被几位村民用黄泥涂抹遮盖了,才逃过一劫。

黄泥?我又想起了福建的土楼。说实话,包括承启楼在内,永定所有的土楼都令我感觉到一股杀气,因为每座土楼都是一座戒备森严的堡垒;而闽西的黄土,则成为了堡垒冰冷的盔甲——夯楼的黄土掺入红糖糯米浆,连铁钉都难以钉入。

可即使是在两米多厚的土墙上,我还是经常能看到许多深深浅浅的弹坑——

两米厚的土墙,拦不住残暴的炮火,薄薄一层黄泥,却有效地保护了客家人最重要的信仰。

反方向迁徙的秘密,是不是就隐藏在这桑岭的黄泥中呢?

我们的探访惊动了主人,一位坦露着黝黑上身的老者从后院慢慢走了出来;他站在“河南旧家”的门额下,默默地看着我们,脸上微微带着有些拘谨的笑意。

自始至终,这位姓江的老人都没有说话。就像这座两百多年的老宅,将所有的故事都隐藏在了时光深处。

 

小顺是个村

 

小顺是个村。

红砖房,水泥路,贴着老军医号码的电线杆,跨街的脑白金褪色横幅,副食店门口淘米的丰腴少妇,理发馆内闭目仰躺的老汉。

赤膊上身的少年轰着摩托,与叠满空竹筐的拖拉机交会而过,扬起一地灰尘。

小顺确实是个村。在这里,我再次感受到了浙南农村的慵懒与闲适,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封闭。

可崖壁上的朱书大字提醒我,七十年前,这里却曾经是整个浙江的漩涡中心——1942年5月,因为抗战,浙江省临时省会迁到了云和,大量省厅级机关进驻了小顺。

“顶天立地。”

这是1939年周恩来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身份,在小顺做的演讲题目;而他的听众是浙江铁工厂的一千多名工人。

当年,就是在这里,气锤的巨大撞击将满目葱郁撕扯得露出了嶙峋的山岩;山林深处,民族的怒火以硫磺的形式深藏入了冰冷的钢壳。溪水卷起波涛,青山长出牙角,小顺,从此名不符实。

省会是从永康方岩迁来的,下一站,则是龙泉。永康与龙泉,这两座城市都经过了千百年不停的锻打,都带着金属的质地。而在云和的这两天,说实话,我却始终无法将其与坚硬的钢铁联系起来。云卷云舒云和,这座城市在我印象里,始终是温柔如绵的,溪水,碧湖,青山,深峡,老树,土屋,所有的一切,都流露出这块土地气定神闲的平和。

或许是看出了我的困惑,云和的文友告诉我说,二十多年前,由于修建水库,临时省会时的老建筑大多被淹没在了水底。不过,还是留下了一些红色的印记,比如冯雪峰的旧居。1943年2月,在上饶集中营关押了两年的冯雪峰,被周恩来设法保释出狱后,辗转来到小顺养伤。

经过一条狭长而弯曲的巷弄,我们找到了冯雪峰曾经居住过的农家,就是在这里,他写出了毛泽东大加赞赏的《乡风与市风》。

令我们有些意外的是,这只是一处与隔壁邻居没有任何区别的土屋,低矮,斑驳,昏暗,潮湿,散发着隐约的霉腐味道。

这应该就是最真实的小顺了,所有的力量都压制在质朴而低调的外表之下。抚摩着粗糙的泥墙,我似乎听到了穿越时空而来的,中华民族骨节的铿锵。

我忽然又想起了周恩来的那次演讲,演讲场地是一个叫沉香庙的地方。关于沉香庙的得名,我问过几位当地的朋友,但谁也说不清真正的由来。

在冯雪峰旧居,我宁愿把沉香庙,理解为纪念那位传说中的救母少年。

因为我相信,就是在那一年,浙江儿女,顶天立地,迎着侵略者,举起了劈山的巨斧。

就在小顺这个村庄。

 

                                                                                                                                     2012.9.29

百度资料:

浙江省云和县~石塘镇:

石塘镇位于云和县城东北,距县城18公里,丽龙高速公路穿境而过,东与莲都区大港头镇毗邻,西与云和镇接壤,素有“云和东大门”之称。浙江第二大河流瓯江贯穿全境。镇内有浙南大型人工湖—龙井湖。辖区内有浙江省大型水电站—石塘水电站,总装机容量7.8万千瓦。全镇总面积89平方公里,水域面积1.7万亩。是云和的“板栗大镇”、“工业强镇”和县网箱养殖基地。其辖下小顺村“瓯江帆影”摄影基地是著名风景点。小顺村被评为2008度浙江省特色旅游村。

原属丽水元和乡,明景泰年建云和县划归云和县,据记载在清朝同治年间石塘属八都。民国17年(1928),属龙亭区和联合村。民国20年,改龙和乡。民国24年,龙和、龙门、东平3乡合并,建立石塘镇,石塘镇至此出现,民国28年,撤并石塘镇、北溪、长顺2乡,建立小顺镇。民国29年,小顺镇分设石塘乡。建国后,分置双溪、石塘、小顺、北溪4乡,1951年6月,双溪乡从石塘乡分设,驻地规溪村, 1958年5月,撤销云和县并入丽水县。10月,改为双溪、小顺管理区,分属丽云、云和人民公社。1961年9月,改为双港、小顺人民公社。1962年4月,复建云和县,小顺人民公社属云和区。1984年,实行政社分设,建立乡人民政府。1984年11月,丽水地区行政公署发文同意双港乡划归云和县。1992年5月,撤并双港、小顺2乡,建立石塘镇。2011年9月,云和县进行乡镇合并,朱村乡合并入石塘镇。 民国27年(1938),浙江铁工厂(兵工厂)在小顺建立总厂后,各界爱国人士相继云集小顺,如著名画家潘天寿在小顺国立英士大学(现中国美院前身)执教。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在小顺建起别墅。左翼作家冯雪峰从江西上饶集中营出来后也到小顺疗伤和写作。1939年4月2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主席的周恩来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主任的公开身份,在省府主席黄绍竑陪同下,视察了小顺村铁工总厂。并为全厂工人作了 “工人顶天立地”为题的抗日演讲,同年十月,“民族旗帜、华侨领袖”陈嘉庚率团慰问铁工厂。1988年,由于石塘水库建设,原小顺村被水库淹没,浙铁总厂原址也消失殆尽,仅留下周恩来视察小顺浙江铁工总厂纪念碑供后人瞻仰,黄绍竑别墅、冯雪峰旧居遗址犹存。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