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王与马,共天下(节)  

2013-12-30 15:13:52|  分类: 人间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际上,早在缔结之初,东晋王朝就已经向世人显露出了自己最隐秘的底色。

那个史上仅此一例的邀请,可以有多种诠释。真诚,忐忑,怯懦,试探,抑或警告,等等。然而,无论哪一种,推断的终点,都会指向一个绝对无法画圆的圈,指向一片残破中的残破。

公元318年,三月丙辰,一个荼蘼花渐次开放的暮春,司马懿的曾孙司马睿,在盛大而繁琐的礼仪中,完成了从诸侯到皇帝的终极升级。但他在成为晋元帝之后做的第一件事,竟是将自己的身躯从龙床正中移到一侧,空出一个人的位置,然后微笑着向大臣王导伸出了手,示意他上来坐到自己身边。

头齐头,肩并肩,平分天下人的膜拜。

 

共坐龙床的邀请,司马睿至少重复了三到四次,每次都被王导坚决地拒绝了。最后,王导用这样一段话,消解了司马睿的拳拳盛意:

“如果太阳降到与地上的万物等同,苍生又怎么能够得到阳光的普照呢!”

言毕,丞相王导率领群臣,山呼拜舞,以无限接近地面的距离匍匐在司马睿脚下。

香烟缭绕鼓乐齐鸣。潮水般一轮轮荡漾的“万岁”声中,玄武湖畔这座当年曾经是东吴帝国的皇宫,在春阳下隐约闪烁着金光。

重新坐正龙床,司马睿暗暗舒了口气。松弛下来后,他突然觉得,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腥气。一种散发自春雨、鱼虾、船桨、腐泥、苔藓,江南所特有的腥气。

洛阳人司马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即位那年,司马睿四十三岁,王导也是四十三岁。但很早以前,司马睿便已经尊称同龄的王导为“仲父”了;有些时候,司马睿也把王导比作自己的萧何。“仲父”与“我的萧何”,这两个感情色彩强烈的称呼,直到比王导早十七年离开人世,司马睿经常会挂在嘴边。

不过,对于王导,很多人的看法却与司马睿相反。比如当时有位名士刘真长,便曾经这样奚落王导:“没看出这人有啥特别了不起的,只是听到他学着吴人说话和吐痰罢了。”还有一次,王导与一位大臣开玩笑,指着他的肚子问其中有些什么,那人回答,像你王丞相这一类的家伙,起码能装个三五百人。

刘真长等对王导的轻视情有可原。王导执政,乍看之下,的确多有敷衍之处,常常当老好人和稀泥,混淆是非一味宽容,时人有“网漏吞舟”的评语,尤其晚年,几乎完全不理政务,收到文件甚至不开封便签字画押。外界的批评,他不是不知道,但毫不为意,反而感叹道:“你们都说我糊涂,但后人一定会怀念我这种糊涂的。”

事后看来,王导这句感慨却也不容否定。正如破罐只能破摔,两晋之交那一笔烂帐,倒也只能由王导这个葫芦僧来葫芦判。(节)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