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千里草,何青青(节)  

2013-02-14 21:27:06|  分类: 人间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个最终进入曹操核心智囊团的最高级别谋士,贾诩完全明白自己即将说出的这几句话究竟会带来多么可怕的后果。

事实上,他也曾为了是否开口而极度痛苦;但现在,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将军。”他有些轻蔑地看着在帐中如无头苍蝇般乱转的李傕和郭汜,轻轻问了一声,“你们已经决定解散军队,各寻出路了吗?”

“都到了这地步,不走,难不成等死?”郭汜猛一跺脚。

“你们有没有想过,假如弃军独行,即便只是一个亭长,便能将你们捆了起来。”贾诩的声音缓慢而冷酷。

“听天由命罢了,还能如何!”李傕闷哼一声,扯下头盔,重重掷于脚下。

“二位将军有没有想过,将军队调个方向?”贾诩淡淡道。

“向西?”李郭二人一怔,不约而同吸了口凉气,“你是说……长安?”

“正是。”贾诩面色骤然凝重,语速也快了起来,“侥幸事成,那这天下便在二位将军掌中;即便不利,我们将京师的妇女财物统统劫了,再走不迟。”

二将对望一眼,目光中齐齐发出了狼一样的绿光。猛一击掌,李傕霍然抄起头盔,一边紧紧扣着系带,一边咬牙切齿地下令:

“将所有牛羊宰了,让弟兄们敞开造,吃饱喝足后,连夜攻打长安——

为董太师报仇!”

 

公元192年,对于东西方世界,都是一个血腥的年份。罗马皇帝康摩达于此年被弑,驻扎各地的将领各拥一帝,互相攻战,强盛一时的安敦尼王朝宣告终结;而东汉帝国,则再次拉开了新一轮大规模战乱的序幕。

与罗马帝国无可挽回的颓势有所不同,上帝——如果真有一位上帝的话——对东方好像要仁慈一些:在这一年他其实向中国人同时敞开了两扇大门,生存或者毁灭,都在一念之间。如果选择正确,不仅东汉王朝可以延续统治,甚至有机会如凤凰一般从烈火中重获青春;遗憾的是,中国历史推开的,是通往地狱的那一扇。

这次悲惨的决定,起码导致超过千万的无辜百姓丧生——相比之后的残酷厮杀,黄巾造反不过是赛前热身;而混乱的持久也是前所未有:直到八十八年之后,整个中国才重新建立起统一的政府——更可悲的是,这也不过是短暂的中场休息,紧接着便是 “失落的” 三个黑暗世纪。

事后看来,这一切的源头,似乎都能追溯到贾诩的那几句话上。不过,贾诩这个谋略最直接的打击对象,应该还是吕布,因为他是长安的守将。

呐喊与火光中,据说武功天下第一的“奉威将军”吕布,率领几百满身血污的残兵,仓皇逃出了长安城。

狂奔半夜之后,吕布终于勒住了缰绳。他喘息着抬起头,只见满天乌云翻滚。

依然手握方天戟,依然身跨赤兔马,但吕布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虚弱。

偌大天地,此后该往何处去。旷野中央,吕布眼前一片茫然。

失去指令的赤兔马喷着鼻息,烦躁地来回踱着圈,并不停晃动脖颈,像是想要甩掉什么东西。

它的颈下,赫然挂着一个已经开始腐烂的头颅,如同硕大的铃铛左右摇摆,却空瞪着黑洞洞的双眼,发不出任何却声响。

头颅的主人,就是吕布的义父董卓。

 

董卓的尸体已经不复存在。他遭到了真正的挫骨扬灰:仇人们将他的残骸烧成灰烬,洒在了街头——而在此之前,他还被人从肚脐眼插入捻子,当成一盏肥腻的油灯,在长安市中心足足燃烧了好几天。

公元192年四月,司徒王允策反吕布,杀了董卓。李傕、郭汜是董卓的部将,清算余孽时被列入剿灭对象。原本他们倒也认了栽,收拾细软打算散伙,各自亡命天涯。眼看着元凶伏诛诸恶逃遁,不堪回首的一页即将就此掀过,久违的光明即将照耀人间,可贾诩只用了短短几句话,便将整个局面瞬间翻转过来。

谁也没有料到那几千原本要作鸟兽散的兵马竟有那么大的战斗力,连吕布都抵挡不住,三两下便被打得溃不成军。

一夜之间,长安易手,通缉令上的画像由李傕郭汜变成了吕布。此后几年,李郭诸将牢牢盘踞于帝国的心脏,在宫阙之间进进出出打打杀杀,甚至你扣押皇帝我挟持公卿,演出了一场场啼笑皆非的闹剧,最终将政局败坏得彻底不可收拾。

至于离再造汉帝的头号功臣只差了一步的王允,誓与献帝共存亡,没有随着吕布逃亡,毫无悬念地被李傕郭汜满门抄斩。

王允忠心可嘉,然以事实而论,与贾诩一样,未尝不是祸首:

董卓死后,李傕郭汜等人曾摇尾乞怜,希望能得到朝廷的赦免,却遭到他的严厉拒绝;李郭等被逼到绝境,才在贾诩点拨下悍然反击。

天心仁慈。一年之内,太平的大门曾开启两次——

但谁也没能抓住机会。

 

的确,王允缺乏一个高明政治家的远见和度量。不过,平心而论,他的态度也情有可原:王允与吕布都是并州人,在得知董卓被杀的消息后,李郭等人将他们所能找到的所有并州人——甚至包括自己部队中的士兵,不分男女老幼,悉数屠戮,以发泄怨气。

几百条乡党的人命,令王允睚眦尽裂。几乎是第一时间,一条近乎失去理智的消息,传遍了李傕郭汜的军营:“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

董卓、李傕、郭汜,包括贾诩,都是凉州土著。几天之内,风头转向,仇恨由个人扩大为了两个毗邻的州,两个为了生存势不两立的州。

人作孽,犹可为;州有怒,谁能平?千万只不祥的夜枭,从并凉大地桀桀而起,盘旋在了长安上空。

 

或许,后人不应该苛求王允。

实际上,对于王允,成败都源于并凉二州的恩怨。

《三国演义》中说,王允拉拢吕布,靠的是一出美人计,用貂蝉成功离间了董卓吕布父子。写得香艳精彩,但不是事实。《后汉书》则云,王允的挑唆,主要还是董卓对待吕布时好时坏,甚至有一次还因一点小事拔戟掷出,差点要了吕布的命。但这也只是表相。

吕布“益不自安”的真正原因,并非董卓难以琢磨的坏脾气,也不是与董卓的某个婢女私通,而是他在董军中越来越大的压力。

董卓的军队本来以凉州军为基础,后来因吕布火并了并州刺史丁原才又兼并了并州军。的确,董卓是很信任吕布,与他“誓为父子”,然而并州与凉州两系军队的关系却一直十分紧张。凉州军以嫡系与胜利者自居,自然不会把并州军放在眼里,甚至对并州军的首领吕布也是如此:董卓曾派吕布辅助凉州将领胡轸攻打孙坚,胡轸却扬言要杀了吕布以整肃军纪;更严重的是,董卓明知此事,但不闻不问。随着董卓权势的增加,凉州军的气焰越来越嚣张,吕布与并州军的怨恨自然也与日俱增。

王允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四两拨千斤,只用三言两语便说动了吕布。

“如父子何?”

“君自姓吕,本非骨肉——掷戟之时,岂有父子之情?”

幽暗的灯下,王允与吕布这对并州人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紧紧握在了一起。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以挑动州郡矛盾而成,又因州郡矛盾不可化解而死,对于王允,倒也得其所哉。

真正的悲剧在于:王允吕布、李傕郭汜,都不过是几枚被绑上地域战车而不自觉的棋子;并凉二州的搏杀,也只不过占据了整张棋盘的三五个空格。(节)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