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人间道·先秦秦汉卷》后记  

2013-03-15 14:35:05|  分类: 人间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把这个系列的写作视为一次长征。

一次对于时间的长征。

如果能够实现计划,每一年半写完一卷,那么也就是说,我将用属于自己的六年,走完属于中国的三千年。平均每天行进0.73年。

这样的换算令我每天睁开眼睛就会感受到来自时间的巨大压力,也提醒自己这必将是一次艰苦而孤独的漫长征程。

但我并不后悔。

因为我想对自己有个交待。

 

2011年,我三十六周岁。

在我的家乡有种说法,三十六岁是真正成人的年龄,意指一个人的思想性格到此终于定型,一切从此尘埃落地。也就是说,我所能达到的境界也已经大致固定,有必要总结一下了。

从2007年的《逆旅千秋》开始,到2011年为止,我一共出版了四本散文集。然而,当我回头重新翻看这几本书时,却察觉到了一种遗憾。初看起来,这四本书的类型完全不同:除去在台湾出版的繁体版选集《落日苍茫》,《逆旅千秋》是传统的文史散文,《本草春秋》是“中国历史的中药叙述”,《眼底沧桑》则是文化游记。不过我自己知道,它们本质上没什么大的区别,表达的都是我对历史的理解。《本草春秋》里的中药也好,《眼底沧桑》里的古迹也好,不过是我叙述历史时不同的介入方式。

多种介入方式固然有趣,但令我不安的在于,无论《本草春秋》还是《眼底沧桑》,我都没有做到将中药或者古迹真正与历史部分结合得水乳交融,甚至有时候反而因此将一篇文章粘连得生硬而做作。

我意识到必须改变这种现状。与此同时,我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心愿:写一部自己的中国史纲。

其实在出版《逆旅千秋》时,我便将这个心愿暗暗写入了宣传语:“如果把历史比喻成一条从远古逶迤而来的长河,那么本书的二十五篇文章便是从不同风景处舀取的二十五朵浪花;二十五朵浪花,还原了这条滚滚长河,浩浩荡荡奔流入海。”自然,由于学识笔力所限,《逆旅千秋》只能是一部肤浅鄙陋的试验品,五年来想必已经贻笑于众多方家。

于是,在三十六岁生日这天,我为自己制定了下一阶段的写作计划:就是这部八十篇的《人间道》——

脚踏实地,正面着力,不再寻求其他新颖却失于牵强的介入方式。

当然,我还要继续我的行走,《眼底沧桑》系列仍将进行;不过它将尽量避开重大事件的叙述,加强挖掘地域特色,以遗迹和细节入手,从侧面探索历史。

一纵一横。我希望通过《人间道》与《眼底沧桑》两个系列的写作,能够对自己生存的这个时空多少有所领悟。

 

但怎样才是一部“自己的中国史纲”?

曾经流行过两句诗:“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我以为,用这两句诗来形容历史也很贴切。

既然已经成为历史,也就意味着那段时间已被凝固、封存。进入史书的每一个人物,都已经被限定了生命轨迹(尽管很多时候因资料所限,经常会出现空白、模糊甚至矛盾之处);无论后人如何评价,他们已经不悲不喜。

然而我们还有悲有喜。

我以为,真正血肉丰满的历史写作,除了梳理过往、汲取教训之外,还须传达作者本身的生命体验。所谓“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在我的理解,就是历史本身不可更改,但后人的叙述方式却鲜活而多变:就像天下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也不可能有两个立场、心态完全一致的叙述者。“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史书上的同一段文字,每个人读来感触都不会相同。在此意义上,任何一部独立的史著,其实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性格。

王阳明曾言:“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既来看此花,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若以此角度来看,研习历史,不正是让自己的心与沉寂于虚空中的古人碰撞,从而个性鲜明地“一时明白起来”吗?

所以我想,只要能够真正地表达出对于历史的悲喜,那么,我也就能写出一部“自己的中国史纲”。当然,我很清楚自己的学力,其实不足以胜任这个有些过于庞大的计划,但只要真诚,无论是大狗叫,还是小狗叫,毕竟都可以为这个世界提供几声发自肺腑的喜怒哀乐。

因此,我选择了散文,这种与作者本人距离最近的文学体裁,来写作这个系列。

至于效果如何,还请读者诸君评判了。

 

另外,关于写作,尤其是历史写作,我还想提一点个人的感悟。我以为,一个真正的写作者,必须给笔下的文字以尊严。这种尊严不仅体现在不油滑,不轻浮,不猥琐,不恶毒,更重要的是不媚俗,不依傍,不谄谀,不躲避,等等。总之,对一个堂堂正正的人的要求,也应该是对自己写下的每个字的要求。假如这个系列完成时总共是八十万字的篇幅,那么这八十万个汉字,就是我在这场时间的战役中指挥的八十万将士,都是陪伴我攻城略地的生死兄弟,我必须用最大的感激和诚意对待他们,即使命中注定要随我一起全体阵亡,也必须让每个字发出自己的那声喊。其实,任何写作都应该做到这样,只是历史写作尤其需要一种判断的独立性。某种意义上,我不惮于被视作另类,谢绝参加所有文学或者历史类的组织,以纯粹个体的身份写作,也是因此。

当然,我孤军作战,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将主要目光投向过往的写作者,尝试着在当下,所谓的文学式微时代,进行一场文字价值的试验。单枪匹马而能安身立命,我想,这就是我能做到的对文字最大的尊重。

 

本书写作,有五六篇文章采用了《逆旅千秋》与《眼底沧桑》中的部分文字,但删添了很多内容,主题框架也已经不同,也算是我对那几篇文章的一次修订。

《逆旅千秋》不再重版。

 

郑骁锋于浙江永康

2013.3.12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