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13年3月徽州行纪略  

2013-03-22 19:27:02|  分类: 行踪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年3月徽州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13年3月19日,阵雨。

永康距离黄山大约三百公里,自驾一般只要四个小时。我买的是早上七点十分的车票,可直到八点半客车还没开出永康市区。首先是巡街一样来回揽客,甚至开到反方向的古山装货;回城后又要求全部旅客下车,说必须先去季度审;旅客们恼怒但无奈,一群人骂骂咧咧等在公路边。半小时后,大巴车悠然返回;九点十五分,客车终于上了高速。

疾驰没多久,十点四十分,在衢州服务区外两公里处,遭遇大堵车。一堵便是一个多小时,等我们一米一米挪到服务区吃完午饭,重新上路已经是十二点半了。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正在郁闷,原本晴明的天气骤然翻脸,暴雨如注。忽然记起忘带雨具,手机查询黄山天气,接连几日都是雨天,不由愈发懊恼,后悔出门没看黄历。不过事后才知道,此行的霉运到此已然终止,整个徽州行程,所有的雨都下在夜间或者坐车时,我没有淋到一滴。

第一个好消息是终点站祁门的客车原来要经过万安镇。万安是我此行四大目的地之一(去年,也是这个季节,我来过徽州,撰写相关文章时才发现漏看了几处微妙的所在:罗盘,算盘,胡宗宪,汪直,因此只能重来),原计划到黄山市下车后再转车前往,如此便可直达。

三点正,在万安下车,雨已止住,不时还有阳光漏云洒落,甚喜。寻去老街,大为失望。与屯溪、岩寺、渔亭并称为徽州四大古镇之一、号称“小小休宁城,大大万安街”的万安老街,老屋已经基本无存,纯是一个普通甚至有些冷清的现代乡镇;依稀能辨认几分当年盛况的,只剩下了一间“吴鲁衡罗经店”。

这间被刻意保留的小店便是我徽州行的第一站。所谓罗经,便是罗盘。明清以来,万安一直是中国最著名的罗盘产地,而吴鲁衡则是万安最著名的两家罗盘店之一,多次上过央视。店面不大,两开间,店堂中央摆了张八仙桌,有位个子不高、清瘦的老者倚桌看报。后来才知道,这便是此店掌门、吴鲁衡第七代传人吴水森老先生。一番咨询后,购六寸虎骨木罗盘一只,连红木配盒,950元。

吴老话不多,憨厚,甚至有些拘谨。与他短暂交流,谈及古镇今貌,彼此唏嘘。

万安古意既已阑珊,存一古城岩,也是拼凑迁徙的人造景区,无甚可看。四点三十,搭乘城乡中巴(休宁至屯溪,票价四元)回到黄山火车站。花十元钱,坐三轮车前往屯溪老街。

已是平生第三次来此老街,一番重游,已是晚饭时间,避开汪一挑等名店,在一间弄堂里也自称百年老店的老周馄饨店,吃小馄饨一碗(10元),毛豆腐一份(10元),又在江边烧饼店买了十个黄山烧饼(5元),咸菜肉馅,形状与味道都酷似金华酥饼,只是小如象棋棋子。一时竟无处可去。看看时间尚早,干脆连夜去绩溪。

三轮车坐回火车站,赶上6点50景德镇发往绩溪的绿皮车,车票三元。车上旅客大多是中老年人。行车过程中又下大雨,车厢走廊竟然滴滴答答漏雨。

8点10分,车到绩溪。出站时发觉车站过道竟也漏雨。打车,让司机将我送到汽车站附近,在对面的“锦江快捷酒店”住下,标间八十元。

睡梦中,朦胧听得风雨雷声。

13年3月20日,多云。

早起看天,地上有些湿漉,但天色晴亮。

在车站对面坐绩溪至龙川的城乡公交,7点35开出,车程约二十分钟,票价两元。

龙川景区门票77元。买票时发现,售票员原来与我坐同一班车过来,她抱歉说让我稍等,她得先打卡报到。

龙川原名坑口,西晋时一支胡氏迁徙至此,繁衍成徽州大族,一千多年间出过很多人物,最著名的是胡宗宪和胡锦涛。现存的胡氏宗祠、奕世尚书坊等都为高级别的古物。一条小溪穿村曲折而过,老屋灰瓦白墙点缀两岸,徽风纯粹。然最美风景在村外驿道,沿江蜿蜒,一侧流水青绿,一侧油菜嫩黄,行走其间,心旷神怡。

之后上行几百米,胡宗宪尚书府,门票50元。宣传语上说是“徽州仅存最完美的官家豪宅”,号称“徽州第一家”。

11点,结束龙川行程。回绩溪。在车站小店吃蒸饺馄饨(共9元,馄饨虽少些紫菜丝,但与屯溪老街味道区别不大)。11点15分,坐上开往歙县的客车,车票9元。

12点正,抵达歙县。已是第二次来此,由车站步行经练江大桥去徽州古城,再看一次许国石坊,再走一趟斗山街。之后在古城门口雇得三轮卡一辆,商定60元,带我去柘林村(我估计他们不会知道汪直墓,便打开手机里的地图,向他说明目的地)。一点半到柘林,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村,竹林茂密。向几位老人问讯,说汪直不甚明了,说前些年被两个上海人破坏过的坟,众人齐齐大悟。一位老婆婆热心,抑或怕我也心存不轨,亲自带我来到地头。

村头,江边,菜地中央,汪直墓。墓碑写“王氏祖墓”。左右两侧分别用中日两种文字说明此墓由来,墓侧还有一横碑,然已被敲去半边,文字中“汪直”名号也被刻画涂抹。问老人为何不修将回去,老人笑而不答;再问汪直在此有无后人,她摇头。不禁嘘唏长叹。

三轮卡把我送到去屯溪的路口,拦车重回黄山市,车票6.5元。半小时车程,抵达后打车去程大位故居,依然同去年一样大门紧闭,正在遗憾,身后有人打招呼,一位中年人匆匆赶来,边为我开门边说他就是这里的负责人;我告诉他去年曾来但无缘得入,他解释说其实他们的办公室就在边上,平日这里少有人来,如要参观一般得找他们开门;我欲买门票,他笑说早已免票。在这位姓俞的馆长带领下,瞻仰这位被日本人誉为“算圣”的另类徽商故居,与胡宗宪故居相比,窄小、简朴,无异天壤之别。

告别俞馆长已是下午四点,此行所有任务都已完成,忽然感觉疲惫,便朝火车站方向走去,一路寻找合适的住处。在一家“黄山杭州假日酒店”住下,标间110元。到房间简单洗漱后发现衣服腋下脱线,便向前台打听附近有无裁衣店。原本不抱多少希望,不料她说几十米外的小巷内便有。大喜,急忙寻去,发现徽州大剧院、万客隆之类的高楼背后,居然有一处喧闹的烟火世界,服装、小吃、彩票、烧烤、手机贴膜、日用百货,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菜场,正值晚饭时间,人声鼎沸。找到一间裁缝店,花三元钱补好外套,便慢慢逛去,直到天色暗下,才在一家小饮食店吃了一份青椒肉丝盖浇饭(10元),然后在隔壁的熟食店挑了几样拌菜,再到烟酒店买了瓶绍兴花雕,准备晚上慢慢喝,度过此行在徽州的最后一个晚上。回房间时,路边一家糕点店恰好出炉,香气霸道,经不住诱惑,便又买了半斤黄山绿豆糕。

遗憾的是,一人喝酒实在无趣,喝了半杯我就意兴索然了。那点拌菜,我是就着茶水吃完的。

一边吃,一边看央视六台的《关云长》。

13年3月21日,多云。

7点30分的客车,黄山至永康,110元。

经歙县上杭瑞高速,於潜出口下,经桐庐南下,过浦江、义乌、东阳,下午三点到家。

车行富春,一路春暖花开。

13年3月徽州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13年3月徽州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13年3月徽州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13年3月徽州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13年3月徽州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13年3月徽州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13年3月徽州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13年3月徽州行纪略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