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九重天(节)  

2014-01-20 21:30:33|  分类: 人间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侃猛然睁开眼睛,浑身都是冷汗。

他惊惧地发现,自己的左腋处真的有种撕裂般的剧痛!

低低呻吟了一声,陶侃披衣起身,走到了院中。月残星稀,夜色仍浓。

陶侃抬起头,痴痴地仰望着混沌的夜空。他记得,就在片刻之前,自己还在那上面,居高临下俯视着酣睡中的人间——那可真像一局黑气弥漫的枯棋。

一阵风过,陶侃顿时打了个寒战,他又有了那种急剧下坠的感觉。

他不由得裹紧了外衣。

 

陶侃梦见自己两边腋下各长出了四只黑色的翅膀,巨大,强壮,羽毛油亮。他尝试着扇动了几下,居然飞了起来。

城邑,道路,河流,山川,逐渐在身下缩小,远去,最后,他竟然看到了天宫!洁白,晶莹,所有的构件都闪着耀眼的银光,一条白云铺就的长阶,通往最高处的宫阙。陶侃收拢了翅膀,小心翼翼地踩了上去。他感觉脚底的云像是活的,滑腻,温软,还微微颤动弹挪,似乎在躲避着他的脚步。

这条长阶上,横截着许多道门,重重叠叠,仿佛没有尽头。好在几乎每一道门,陶侃都能轻松推开。

现在,陶侃来到了第九重门前。他甚至能听到门后隐约的杯盏碰撞与士女嬉笑了,这应该是最后一道了吧,陶侃准备伸出手去——

他身前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金甲武士。武士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慢慢抽出了一根长杖,然后,狠狠地击向了陶侃的左翅。

惨叫一声,陶侃如一块陨石般带着火焰呼啸坠落。

天地旋转,满眼都是焦黑凌乱的羽毛……

最后一重门紧紧闭着,洁白,晶莹,闪着耀眼的银光。

 

梦醒已是白头。

陶侃早年时的这个梦,被收入了《晋书》的本传,并因此被一些史家当做陶侃“潜有窥窬之志”,存有不臣之心的证据。

的确,陶侃晚年位极人臣,都督荆江雍梁交广益宁八州诸军事、荆江二州刺史,统领帝国最剽悍的军队,控制了长江的上游和中游,其权势之大,在整个东晋也是屈指可数的。况且,处于类似位置的,前如王敦,后如桓温桓玄等,或多或少都会萌发顺流而下、染指朝政甚而取而代之的野心。

不过,同样是陶侃的本传,在收录几个意味深长的怪梦或者异兆的同时,也明确断定,陶侃本质上还是个忠臣,“怀知足之分,不与朝权”,“每思折翼之祥,自抑而止。”

公元334年六月,陶侃重病,上表逊位,遣人将官印符节等送还朝廷;离开荆州任所前,他清点了所有的军资,器仗牛马舟船,一一登记,亲自封印入库,并将钥匙亲自交人保管,然后才登船赴长沙。次日,病逝于途中,时年七十六。

“知足”、“自抑”。冲击终极殿堂的征程就此戛然而止,现实中的陶侃,极其自觉地在最后一重门前停下了脚步。

陶侃是殁于船上的。弥留之际,他应该能听到水流的声音。

人生真是荒谬,用一辈子走了这么大一圈,到头来却还是走不出这条江水。这位即将得到朝廷“大司马”封赠的老人,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的微笑。

遵照其本人的遗嘱,陶侃被安葬在长沙城南,紧邻着湘江。(节)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