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北伐(节)  

2014-02-27 17:01:08|  分类: 人间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

蚕茧纸,鼠须笔,一次微醺时的随意书写,究竟能改变多少时间的底色:

公元353年,并峙的四个政权,在中国行使过四个年号,但一篇《兰亭集序》,却将该年几乎所有的荣光都聚拢在了属于东晋的“永和”之上。

因为那次不可复制的雅集,“永和”二字,被赋予了舒缓、明丽的色彩,如同江南三月的春阳与山风,抑或是一泓漂浮着酒觞的浅浅溪水。

然而,如果细翻史册,却会遗憾地发现,正如世间没有真正的桃花源,乱世之中的“天朗气清”也不过只是幻象。飘逸的行草,并不能抹去这一年的累累伤痕,浓浓的墨香,同样掩盖不了刺鼻的血腥。

起码对于东晋是这样——

一场大祸,并未能随着会稽山阴的修禊而随流远去,而是在王羲之们的朦胧醉眼中,持续发酵。

 

永和九年,辉煌属于王羲之,罪责则归于殷浩。

在这年中,殷浩吃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大败仗,重重伤了朝廷元气。

殷浩,时任中军将军,假节,都督扬、豫、徐、兖、青五州诸军事。殷浩成名很早,但长期隐遁不出,与后来的谢安一样,时人也以其仕隐来预卜江东的兴亡,有“深源(殷浩的号)不起,当如苍生何”的感慨。入仕之后,殷浩却有恢复中原的大志,积极筹划北伐,并于永和八年、九年,连续出兵。

永和九年十月,殷浩率军七万,自寿春(今安徽寿县)北伐,兵蜂直指故都洛阳。不料前锋羌人将领姚襄与殷浩素有积怨,中途突然倒戈,于山桑(今安徽蒙城)设伏,反攻殷军;殷军大败,被杀被俘,损失将士一万多人;殷浩尽弃辎重,挣得性命狼狈逃归,器械军粮尽为姚襄所夺。

半壁江山,度日艰难。殷浩北伐的兵马军资,乃是小朝廷多年积蓄而得,如今一下子损失殆尽,朝野之懊恼可想而知。殷浩很快就为自己的失败付出了代价:次年,殷浩被削夺全部官职,废为庶人,并流放到东阳信安(今浙江衢州)。

殷浩果然是一代名士,虽然遭到罢黜放逐,但没有说过半句怨言,神情坦然,依旧不废谈玄咏诗,即使连他的亲人也看不出有什么悲伤。不过,独处之时,殷浩却增添了一个奇怪的习惯,以指为笔,在空中指指点点,一写就是一天。有人暗中观察,顺着他的笔划看去,殷浩反复写的,竟是“咄咄怪事”四个字。

黜居信安两年后,殷浩去世,终年五十四岁。

 

终东晋一朝,收复北方失地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歇,殷浩只是众多不忘洛阳的将领之一。如果将江左的北伐,比作一首慷慨的悲歌,那么祖逖的“击楫中流”,为之开启了铿锵的序曲。祖逖赍志而终之后,庾亮庾翼兄弟也曾经北向厉兵秣马,之后出过兵的还有穆帝的外祖父褚裒,但结局与殷浩都不过是五十步百步之别。

如今看来,东晋真正意义上的北伐大幕,要到桓温手里才算拉开。

而桓温,正是在殷浩败归之后,第一时间向其发起猛烈弹劾,并最终逼迫朝廷将他一贬到底的人。

 

可以说,最不愿意看到殷浩北伐成功的人,就是桓温。

因为,殷浩是朝廷刻意树起的一面大旗,最重要的作用,并不是北复中原,而是抗衡桓温。

自永和三年拜表辄行,孤军灭蜀之后,桓温的威望与权势迅速增加;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朝中穆帝年幼,太后孤弱,建康方面逐渐有了尾大不掉的感觉。辅政的会稽王司马昱对此忧心忡忡,便启用当时声誉最隆的名士殷浩,授予军政大权,以抑制越来越难受节制的桓温。

对于朝廷的小算盘,桓温心知肚明。但他倒也不以为然,因为他压根就看不起殷浩。桓温曾对人如此评价殷浩:“小时候,我与殷浩共骑竹马,我玩厌了扔掉不要,殷浩就上前拣取,因此他比不上我。”

因此,对于殷浩的北伐,桓温一开始就抱着不屑一顾的心态,抑或说,殷浩的失败,早在桓温预料当中;甚至可以猜测,殷浩的大军尚在集结之时,桓温就开始在腹中草拟殷浩丧师之后的弹章了:

“自羯胡衰亡以来,中原大地,群凶残杀不休,百姓涂炭,人人企盼官军去拯救他们。中军将军殷浩深受朝廷恩典,受命北伐,却无报仇雪耻之志,树立朋党,制造事端,致使朝廷大军惨败,所带来的灾祸,将危及国家社稷。只有赏罚分明,才能众心同一。臣恭请陛下,即使不忍心诛杀殷浩,也应将他放逐到边远荒芜之地……”

递上弹章的同时,桓温也向朝廷送达了要求北伐的奏表。值得指出的是,殷浩虽然一败涂地,但对桓温的实力并未造成任何损耗:对于殷浩的北伐,桓温所控制的荆、司、雍、益、梁、宁、交、广八州,未出一兵一卒一粮一草,“士众资调,殆不为国家用”。

桓温与晋庭,虽名为君臣,然建康早已对其不能征调如意,但求羁縻而已,双方相安无事便得过且过了。如今倚为柱石的殷浩亦倒,朝廷再无理由、更无能力阻拦桓温——

公元354年,永和十年二月,就在殷浩在信安,一遍又一遍地在虚空中刻划“咄咄怪事”之时,桓温驻扎的江陵城城门大开,橐橐开出了一支同时打着“晋”与“桓”两面大纛的军队。

这支盔明甲亮、总数为四万的精悍军队,分为水陆两道,外加一支出子午道的偏师,从不同角度将兵锋指向了前秦盘踞的关中。

控马骑行在队伍最前头,四十二岁的桓温迎着带有北方黄土腥气的料峭春风,竟有种不可抑制的激动;他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二十多年前,迎娶明帝的女儿,南康公主时的那个黎明。

桓温猛然一挥马鞭,下令三军加速北进。(节)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