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旧时王谢(节)  

2014-04-30 16:58:15|  分类: 人间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都没有想到,杀戮场上,谢道韫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尽管大都不识一字,但对于这位女子,那些以“长生人”相互称呼的乱兵们还是略有所闻。传说中,这是个七窍玲珑的才女,写得一笔好字,更作得一手好诗,风流颖慧,绝不让从前的蔡文姬;然而,他们所看到的,却是一个已显老态的瘦弱妇人,并且,手里拿着的不是笔,而是与自己一样,握着雪亮的钢刀!

更令他们惊讶的是,这位老妇,居然还端坐在一架由四个壮婢扛起的肩舆之上。面对杀红眼的乱兵,五个女人神情镇定,丝毫不显惧色。如此诡异的场景,令所有人为之一怔,手里的动作不由得停了下来。但就在这一瞬间,随着一声母狼般的嘶吼,肩舆猛然向乱兵们冲撞而来,谢道韫挥刀狂劈乱剁,就似疯了一般。

直到被砍翻了好几个人,乱兵们才反应过来。在开始新一轮斫杀前,他们彼此对视,暗暗苦笑:

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这可真是奇怪的一家子。

 

片刻之前,谢道韫刚刚成为了寡妇。

谢道韫与乱兵拼命的同时,她的丈夫,王凝之,连同他们的几个孩子,都已横尸于血泊之中;被斩下的头颅上,犹自带着惊愕而又难以置信的表情。

公元399年,五斗米道首领孙恩聚集信徒起兵反晋。乱军循海路内进,会稽首当其冲。当时会稽守令为王凝之,同样笃信神道;军情紧急,僚佐们都建议他加强守备,凝之却一概不从,只是把自己关在内室,踏星步斗拜神起乩,好一番折腾后,出来告诉部下尽管放宽心,他已经请来数万鬼兵相助,把守住了各路要隘,孙恩蟊贼不足为虑,大家诗照作,酒照喝,等着看鬼神收拾妖孽便是。

会稽陷落之后,三吴八郡一时皆叛,镇守官员不是被杀就是弃郡逃亡,旬日之间,乱军部众增至数十万,声势极为浩大。

孙恩为人极其残暴,就像一匹悍然闯入羊圈的恶狼,所到之处,烧杀劫掠伐树填井,大肆破坏,连婴儿都不放过,对于朝廷守令,更是残酷镇压,常常将俘虏的县官剁成肉酱命其妻儿吃掉,否则便将其肢解处死。一时间,东晋朝廷陷入了腹地被掏空的剧痛。为了化解这场狂风暴雨般的巨大危机,建康启动了最高级别的防御方案,派出了他们心目中最为强悍的将领和军队。

继王凝之镇守会稽的是谢琰。十几年前的淝水大战中,谢琰曾大破苻坚,因此并不把区区“孙恩小贼”放在眼里。公元400年五月,孙恩再攻会稽,当时官军尚未早餐,谢琰放言:“要当先灭此寇而后食也!”言毕跨马率军出战。

谁也不曾料到,这位意气风发的名将,就这样饿着肚子踏上了不归路:

“琰至千秋亭,败绩。琰帐下都督张猛于后斫琰马,琰堕地,与二子肇、峻俱被害。”(《晋书·谢琰传》)

会稽再度失守给朝廷造成的影响不啻于一次剧烈的地震。不过,事后看来,此役给建康城带来的恐慌,与其说孙恩的威胁更进了一步,不如说王凝之与谢琰的相继败死,令很多人意识到了一种远比这场叛乱更为可怕的征兆。

 

有必要重新介绍一下这两位殉国的烈士。

对于很多人,王凝之与谢琰或许有些陌生,不过,如果提起他们的父亲,应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王羲之与谢安。

至于谢道韫,则是谢琰的堂妹,谢安之兄安西将军谢奕的女儿。在时人眼中,王凝之与谢道韫,绝对的龙凤配,无疑是一对高居云端的神仙眷属。

王谢二族,都是东晋第一流的高门。王、庾、桓、谢,南渡之初起,江左的政权就始终在这些大族手中轮流传递;也依靠着这些大族互相权衡互相牵制,半壁江山尽管风雨飘摇但还是勉强能够维持稳定——

可如今,王谢两大家族联手,竟然都抵挡不了一个神神道道的“孙恩小贼”! 谢邈、谢冲、谢明慧、顾胤、张琨、司马逸……几乎没做任何有效的抵抗,羲之与谢安的族人,连同其他大族的孝子贤孙,便如鸡犬般惨死于孙恩刀下,一个个金光闪耀的名字纷纷坠落泥泞。

尤其是王凝之,小丑似的死法,更是丢尽了王家的脸面。

兔死狐悲。谢道韫为维护家门尊严而表现出来的勇敢,令建康城中的诸大豪族多少感觉到了一些欣慰,但细细一想,反而更是酸楚:

难道,面对草民的攻击,高门大族能做到的,除了荒唐的迷信、盲目的自大,便只有这种发自妇人、歇斯底里般的绝望砍劈——

血肉横飞之际,王羲之的媳妇、谢安的侄女,与粗野的乱兵之间,惟一的区别只剩下了一架摇摇晃晃的肩舆吗?

朝廷将这些门第倚为基石,可如今,所有人都已经察觉到,脚底深处传来了愈来愈响的龟裂之声。

死亡的菌丝,从王凝之和谢琰的尸体上散发出来,如毒蜘蛛的黑网一般,由会稽到三吴,由三吴到建康,在帝国的大地上游走蔓延。

所到之处,东晋帝国枯槁的肌理,悄无声息地长出了一块块腐臭的尸斑。

 

然而,首先倒下的,却是孙恩。

既无雄图大略,又缺将相之才,虽然得逞一时之快,但本质上,孙恩集团毕竟只是流寇,这也注定了它的覆灭只是时间问题。

公元402年三月,孙恩兵败绝望,投海自尽,数百名姬妾及信徒随之赴水而死。起兵之初,集众二十余万,最终只剩得数千残兵。

孙恩死后,余众推举其妹夫卢循为首领,退出浙东进据广州,继续反晋。转战十余年,甚至一度兵临建康,然毕竟大势渐去;公元411年三月,鸩杀妻妾后,卢循亦投水自尽。

首尾十二年的反叛,终于用两个通往地狱的涟漪画上了句号。

涟漪散去,重新恢复平静的水面,浮现出了一张中年人的脸。

事后看来,几十万条人命仅仅成就了一个人,而孙恩卢循也不过替人作嫁,他才是这场浩劫惟一的赢家。

刘裕。

 

孙恩刚起兵时,刘裕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参军,而卢循的首级送入建康城中那年,他已是晋庭第一权臣,都督中外诸军事,连皇帝见了他都得谄颜媚笑。

同时代的魏主拓跋嗣,有次曾经和大臣崔浩谈起刘裕,将他与建了后燕的慕容垂比较,讨论二人谁更厉害,崔浩脱口而出:“当然是刘裕。” 拓跋嗣问他为何,崔浩答:“慕容本是贵族,在故国有根基,稍微号召一下,族人便像飞蛾投火一般而来,很快就能纠集起一支队伍;而刘裕奋起寒微,赤手空拳干出了这番事业,这可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崔浩的话蕴涵了无限的感慨:

以刘裕的出身,而终能攀上南方朝廷的巅峰,其中的委屈和艰辛,未曾亲历者是绝对难以想象的。

 

《宋书·武帝本纪》记载,刘裕本是刘邦之弟楚元王刘交的后代,还不厌其繁地书列了诸位先人的官职名讳,传承有序脉络清晰。然而,同时收录的一个小名,却令人不免对这套言之凿凿的华丽谱系疑窦丛生。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辛弃疾)。

关于刘裕的小名“寄奴”,还有一段凄惨的往事:刘裕出生时,母亲死于难产,当时老刘家穷困潦倒,实在养不起这个没娘的娃,老爹便想干脆弃了随他自生自灭;幸亏一个姨母大发善心,断了自己未满周岁的亲儿子的奶,喂活了这个小东西。因为是寄养在姨母家,故而得名。

刘邦的时代实在太遥远,无论刘裕的脉管中是否真的流着皇族的血,事实是到他爹这一代,家境已经十分不堪了。长大后,为了糊口,他种过田、捕过鱼,还卖过草鞋,也打些杂工干点力气活,素为乡人瞧不起:“为乡闾所贱。”(《资治通鉴》)

这位寄奴还有个毛病,好赌,但时运没到手气很背,输多赢少;有次他欠了一大笔赌债,很久了也还不上,竟被债主绑在拴马桩上,臭揍了一顿。

由于家贫,刘裕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勉强识得一些字,差不多是个半文盲;书法不堪入目,发迹之后,才在幕僚规劝下学着写起大字;对于高雅的音乐,更是如同琴前蛮牛,天生排斥,听到就想睡觉。

从军之后,刘裕的表现也完全符合一个好勇斗狠的泼皮光棍。他曾经带着几十人迎击孙恩数千人,手下全部阵亡,只剩得自己一个,还从高处坠下受了内伤,敌兵想下去杀他,他执刀狂劈,那股不要命的狠劲居然吓得几千人不敢上前。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破落户,到头来却成为了剿灭孙卢的主帅,再造晋室的救星——

同时还将那一户户高高在上的豪族世家统统踩在了脚底。

门阀时代,能取得这样的业绩,简直无异于一丛野草掀翻了一座由无数块巨石垒起的大山。(节)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