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太平真君(节)  

2014-07-23 18:23:17|  分类: 人间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450年六月,魏都平城,又有一队囚车穿城而过,被押解到了城南。

这些囚车直接通往地狱。因为帝国最高级别的刑场就设在南城门外的旷地上。魏主气盛刚强,果于屠戮,对于刑杀,百姓早已习以为常,不过,此次处死的人数之多,还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囚车吱吱哑哑,一辆接着一辆,竟是望不到尽头。本是酷暑时节,人们心头却涌上了一阵阵的寒意。

正当整个都城都因惊惧而沉默时,忽然一阵突如其来的欢呼打破了沉寂。发出声音的,是把守城门的卫士。原来,他们在长长的死亡队列中发现了一辆囚车。大兵们瞬间躁动起来,朝着囚车狠狠地吐口水扔石头,用最恶毒的言语詈骂着;后来,不知谁带的头,几十个卫士竟然争前恐后地攀爬上囚车,撩开下裳,一边嗷嗷狂吼,一边对着车中的人当头撒尿。

披散的乱发被狂泄的尿液冲开,露出了一张苍老的脸。很多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们认出了,囚车中的这位老人居然是崔浩!辅佐过道武帝、明元帝,也同样被当今皇帝倚为肱股的三朝重臣、司徒崔浩!

“你们看看此人,清瘦孱弱,力不能弯弓,手不堪执矛,然而胸中所藏,远胜甲兵威力。朕虽有征伐之志,但往往拿不定主意,前后有功,都仰仗此人指点。”

“凡军国大计,卿等所不能决定的,都要先征求崔浩意见才能执行!”

圣恩眷眷,言犹在耳。囚车中的崔浩,双目紧闭端坐不动,任凭百般污辱,没有一丝表情。

 

崔浩之诛,是北魏太武帝年间的一场大狱。株连之惨为史上少见:清河崔氏同族无论远近,包括姻亲范阳卢氏、太原郭氏、河东柳氏,全部连坐灭族。经此一劫,北方世族元气大伤。

史家将这场杀戮命名为“国史之狱”。官方的说法,将崔浩的悲剧,归结于他在主持编篡国史时,对拓跋氏早期很多不甚光鲜的事迹叙述详备而不加避讳,并且刻碑竖立在通衢道旁,引来行人议论纷纷,最终惹恼了太武帝。

然而,这很可能并不是事实的真相。作为帝国最重要的谋臣,崔浩协助太武帝依次攻灭胡夏、北凉,并远逐柔然,在北魏统一北方的大业中起到了类似张良对于刘邦的作用。如此这么一位智者,崔浩修史时不太可能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何况崔浩为人谨慎小心,平时写文章遇到“汉”字都会将其改为拓拔氏最初的国号“代”。此外还有一个细节也启人疑窦:修史工程中,崔浩虽然是总编,但亲自动手其实不多,而真正担任主笔的另一位大臣高允,却得到了太武帝的赦免。

于是,崔浩究竟因何罹祸,千百年来成了口水横飞的话题。有说是北魏民族矛盾激化,太武帝借崔浩打击汉人大族的;有说崔浩是个高级无间道,身在魏庭心在汉,看似为拓跋氏谋划,实则暗保中华、甚至企图伺机颠覆,只是不幸暴露了;还有的说,其实啥原因也没有,几代魏主都服食五石散,丹药中毒脾气暴燥,神经发作时毫无理性可言,崔浩只是倒霉催的,一不小心撞到太武帝歇斯底里了。

不过,众多的推测中,有一件事被屡屡提及。如《魏书·崔浩传》,记叙崔浩结局时,对他所受之辱,言辞甚为同情:“自宰司之被戮,未有如浩者。”但是,下文笔锋却立刻转成了:“世皆以为报应之验也。”《魏书》成书距离崔浩被诛只有一百来年,应该保留了很多当时的舆论。

《魏书》所谓的“报应之验”,背后涉及了宗教史上的一桩著名公案。

 

佛教在中国的传播过程中,至少遭遇过四次由最高统治者发动的残酷迫害。或许是巧合,四次中有三次,魔头的庙号中都有同一个“武”字,故而佛教徒便将这些法难称为“三武之祸”。

而这打头的第一“武”,便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焘。

公元446年三月,魏太武帝下诏,在全国范围灭佛:

“境内寺庙一律拆除,夷为平地;佛像图形则全部推倒击破;自此以后,敢有违禁私自泥塑、木雕、铜铸佛像供奉者,一律处死。”

“境内所有僧侣,不问年龄大小、有罪无罪,悉数活埋。”

“各镇诸军、各州刺史,搜查辖区内佛教经书,全部焚烧,务使无一遗漏、永决后患。”

在这封措辞严厉的灭佛诏书中,太武帝自诩“非常之人然后行非常之事”,而促成这一“非常之事”的最有力推手,便是崔浩。

 

史载,崔浩极其厌恶佛教,其妻郭氏却喜欢读经,他为之大怒,夺过佛经烧成纸灰,统统撒入厕所;他的堂弟崔模也是个虔诚的居士,见佛必拜不避粪土,崔浩见了,奚落他说:“大好头颅,居然跪在这种肮脏地方拜这个胡神!”

实际上,北魏诸帝,对佛教都多有好感,即使太武帝本人,早期也有过参与法事礼拜三宝的经历。他对佛教的骤然翻脸,一方面是因为某次偶然在一家寺院内发现兵器、财宝,甚至窝藏妇人淫乐,而作为最信任的谋臣,崔浩于其间推波助澜,对其下决心灭佛,起了至为关键的作用。

可以想象,在北魏如此一个佛教气氛浓郁的国家,崔浩力促灭佛,所触怒的群体有多大,无异于将自己竖立为所有佛教信众的公敌,那些凌辱他的卫士,大概就是他们的代表。《魏书》所称“报应之验”,应该便是指此。

从太武帝下诏灭佛到崔浩被诛,其间共有四年。这四年间,由于崔浩当权,灭佛政策得到了有效的贯彻,尽管最初因太子拓跋晃崇信佛教,暂缓宣读诏书,预先走漏消息,使大量僧侣得以逃脱,但这次打击,给北方佛教造成的破坏还是相当严重的。据《魏书·释老志》记载:“土木宫塔,声教所及,莫不毕毁矣”;《高僧传》则云:诏令下达之后,“一境之内,无复沙门。”

但崔浩最终的目的,并不满足于仅仅将佛教逐出国土。有破终须还有立,在一座座佛寺轰然倒于尘埃之时,北魏都城内,有一座崭新的建筑在混杂着佛像残骸和金屑的废墟中拔地而起,如雨后的竹笋般迅速拔节。

在设计蓝图中,这座建筑应该有足够的高度,至少应该听不到人间的鸡鸣犬吠之声。

在向太武帝汇报修造进展的奏章上,这座建筑被称为“静轮天宫”。

天宫的主持者,便是北魏的国师,著名道士寇谦之。

同时,他还是崔浩的师尊。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