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本草春秋》2015年新版简介  

2015-03-09 14:47:57|  分类: 本草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历史结缘的草木从时间的剿杀中成功突围,成为了历史的幸存者和阐释者。它们的每一片叶子的叶脉,都通向历史深处,风过时它们发出的每一次喧响,都是历史的回声。如果斫为琴,死去的时间将开口说话。(江子荐语) 

这本书写的不是中药的历史,而是以中药做引书写的历史,是一本用当归远志甘草人参串连的历史散文集。

史书药书对照来看,同样发黄的纸页上,竟能找到不少彼此印证的章节,更有许多埋伏呼应之处。一段波谲云诡的历史,在医家眼中,往往不过是一张字迹潦草的药方,撰写者或是高明,或是蹩脚,或是认真,或是敷衍……以药读史,相互补充相互阐发,别有一番滋味。

神话传说,太乙真人用莲藕拼出哪吒的人形,助他起死回生——作者在浩如烟海的本草药书中,挑出那些蕴涵历史天机、闪烁着青铜寒光的中药,为我们过往的几千年搭起了一座沉重的骨架。

草木清香里,书页龟裂,时光逆转,一条巨龙从远古延亘而来。 

文摘

1.本草初始:懵懂时代的人草战争

撰写中药方的过程充满了权谋与博弈,绝不亚于老谋深算的大将军排兵布阵——的确,某种程度上,“治身如治国、用药如用兵”,药界人间,本是一体。

而这支作战于人体内部的植物军团,第一任指挥官,无疑就是神农。

2.禹余粮:治水与守土

这种感情,已经渗透到了我国几乎所有的传统文化中。如儒家推崇的君子,就应该是像大地般广博沉稳宽厚的:“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周易》)自然,传统医学也被深深烙上了这个印记。

3.救荒:鱼腥草与句践复国

蕺山,绍兴城内最著名的三座山之一。并不高峻,也无奇秀。然而,如若得知此山山名的由来,整座古城也会在眼底泛起寒光。就像它的古名,山阴,那个缺少温度,幽秘、森冷的词汇。

4.不死药:长生的诱惑

热衷于服食金丹求长生的帝王名单可以开出长长一串,包括大名鼎鼎的北魏孝文帝、梁武帝、隋炀帝等。最可悲的还是唐太宗,能一手开创当时地球上最强大的帝国,却敌不过小小的一枚金丹,竟在五十二岁壮年用焦燎的烟火为自己伟大的一生划上了尴尬的句号。

5.薏苡谤:马革裹尸载诬还

建武二十年,越乱已平,马援遂立两根铜柱以为大汉南部边界,表功而还,其上铭文:“铜柱折,交趾灭。”

凯歌高奏,五十八岁的老将军微笑着挥手告别了交趾百姓,启程回京。

只载了一车薏苡。

6.当归何处:姜维入蜀

“良田百顷,不在一亩;但有远志,不在当归也。”家有良田百顷,不缺这一亩半亩;儿在蜀中但有远志,没有当归可寄。回信语气慷慨,千载之后读史至此,字里行间犹有余音铿锵。

7.服石时代:魏晋名士的危险快感

作为父亲,无论阮籍还是嵇康,都不愿意下一代人继续走自己的老路。

然而,摇曳的竹枝,掩盖了他们的真实面容,致使后人迷惑于竹叶萧萧的风姿,却忽略了竹根深处的酸楚。

后世所仰望的,不过只是这片竹林筛下的斑斑点点的碎影。

8.远志小草:淝水两岸

数百年后,李白想起这一役还是抑止不住地激动,幻想着自己也能有一日如谢安那般为自己的国家轻描淡写地化解一场劫难:

“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9.草根天子:南朝的宿命

已经无法探究这种草为何会因刘裕而得名、为何会在刘裕身上附会出那个传说。这也许就是神秘的谶言,把小名给了一种草药的刘裕,和他之后的萧道成、萧衍、陈霸先,谁都无法让各自的王朝摆脱草根的命运,嫩软的苗杆始终无力成为能承担整个中国世运的栋梁。

10.镇恶:钟馗舞端阳

五月初五,首先属于草木。如果不同的时间会呈现不同的质地,那么,这一天的二十四个时辰,必然汁水饱满、气息泼辣。

这是一年中与中药联系最紧密的一个节日。“艾蒿”、“菖蒲”、“雄黄”,把这几味药名放在一起,几乎就能使中国人的脑海中立即跳出“端午”两个字。

11.国老:名相狄仁杰

甘草的寒热随人是为了使各种不同特性的药物能得到和谐,综合为一个整体,从而在治疗中发挥出更好的功效;便是它的甜味,也多少能缓和汤剂的苦涩,便于病人入口。药界的国老,甘草做得名副其实,劳苦功高。

12.传灯:鉴真东渡

鉴真,这真可算是名副其实了。只要手指触摸到任何一种药材,哪怕只是一片树叶一粒种子,他也能清楚地在纯黑的幕布上勾勒出这棵植物的全貌,甚至还能看到根须在大地深处蜿蜒伸展。

13.云深采药去:诗人们的隐逸情结

诗人向往的隐士生活就该是这么安逸脱俗。在他们想象中,再险恶的老林也是桃花源,再陡峭的山峰也是奇景仙境,根本不去考虑跋涉于其间需要耗费多大的体力、需要冒多大的风险——他们从不会担忧药草的叶底是否会盘着一条暴怒的斑斓毒蛇。

14.船从海外来:海药、穆斯林、金鸡纳等

海药中很大一部分,在被纳入中国医药体系之前,都被用做香料。

当扛着麻包的苦力随着生硬的汉话指挥,小心翼翼地走下跳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顿时在港口中散发开来。这股多少有些诡异的香气夹杂着海风的腥味,由广州或是泉州出发,沿着脉管般辐射的驿道,很快便进入了帝国的中心。

15.壮气蒿莱:从“牵机药”到“五国城”

随便翻史书,不必费多大力气,总能找到一些“鸩杀”、“饮药死”、“毒杀”之类的字眼。这些字透着一股森然的寒气,凝视久了,似乎眼前还能幻化出一个密封的小瓷瓶,以及瓷瓶后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16.纸上超然:杞菊滋味与兼济情怀

“果蔬草木,皆可以饱”,写到这里,苏轼不觉莞尔,他想起了去年饥馑时,自己也天天四处寻找野菜果腹的狼狈模样。他记得吃得最久最多的当属枸杞与菊花,春食苗、夏食叶,秋食花果冬食根,简直一日也离不得。

17.洗冤:寂寥宋提刑

熏炉中烧的是苍朮与皂角,苍朮气味浓郁,皂角也是刺激之物,粉末嗅之便令人打喷嚏,此时烟雾氤氲,药气甚是强烈,掩过了刚才那股恶臭。但宋慈闻不到任何气味,他的两个鼻孔都严严实实地塞着纸团。他只觉得鼻腔滑腻腻的难受,因为纸团是在麻油中浸了多时的。

18.红颜药事:芍药与守宫砂之间的若干片段

李时珍的态度却犹豫得多,古籍中以守宫砂试贞的大量记载使他不敢轻易否定,可如法炮制出来的守宫砂毫无效果也是确凿的事实。于是他只好如此落笔:尽管此法“大抵不真”,但“恐别有术,今不传矣。”

19.将相和:尴尬腽肭脐

张居正自然不必担心吃到假药,何况孝敬此药的人更是可靠之极。沈德符言之凿凿:此妙物“盖蓟帅戚继光所岁献。”还有一些资料则记载了戚继光所献不仅限此,居然还包括了试药的工具,如王世贞便说“(戚)时时购千金姬”送予张居正。

20.不朽:《本草纲目》五百年

顿了一顿,他离座走到王世贞面前,深深作了一个揖,神情庄重地说:“时珍自知学术浅薄,难登大雅,故此不揣冒昧,想烦劳大人作一小序,希望此书能借大人妙笔流传后世,多少于世人有些裨益,时珍此生便心愿足矣!”

21.上党无人参:“土精”之祸

人参,自古被视作神草,“下有人参上有紫气”,堪称土地之精华,故有“土精”的别名,价值一直不菲。但为什么在当地人眼里,“土精”居然成了“地方害”,好端端的参园也平了种田,非欲除尽而后快呢?

22.亡天下:遗民不世袭

忽然,顾炎武咦了一声,拿过酒坛边仔细端详边问傅山:“此酒毫无刺口之感,甜绵中又有一股草木清香,余味无穷,绝不是寻常汾酒。我奔命天下这么些年,各地的好酒也算喝了个遍,却从未领略此种滋味,刚才傅兄说这是再制之酒——”

23.草木也更名:文字狱背后的王朝之讳

不仅玄参,所有带“玄”字的药,玄胡索、玄明粉、玄水石,药名中的“玄”字统统都得换成“元”字!别说这些草木石头,就连九霄云上的神祗也得改名。好在“玄武大帝”改得快,早在北宋年间就成了“真武”,叫了几百年也耳顺了,这次影响不大。

24.是乃仁术:苍生大医

穿过长廊,转过一个四角亭,方是挂有“药局”匾额的店堂正厅。远远可见高大的红木药厨和整齐锃亮的瓷瓶锡罐,人未到,药香已是扑鼻而来。进入大厅,环顾一圈,最醒目的是门楼上镌着的四个大字:

“是乃仁术”。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