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无组织无纪律的独立写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郑骁锋,浙江永康人,1975年生,写作者。已出版:散文体中国通史《人间道》系列、文化游记《眼底沧桑》系列、《本草春秋》、《逆旅千秋》等,并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本草春秋》。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及“国宝档案”等栏目撰稿人,作品有:大型文史纪录片《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

网易考拉推荐

《人间道》之《南下北上》出版  

2016-06-26 17:45:50|  分类: 作品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道》之《南下北上》出版 - 郑骁锋 - 郑骁锋 江南药师工作室
作者简介郑骁锋,1975年生,浙江永康人。已出版作品:《人间道之左东右西》、《眼底沧桑》、《本草春秋》、《逆旅千秋》,在港台出版繁体版文集《落日苍茫》;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太湖画脉》、《帝国的黎明》等大型文史纪录片撰稿人。

 

这是一部文学体的中国史纲要,以散文的形式,重新阐述中华民族三千年的金戈铁马、兴亡悲欢。关于本书,略叙几点说明如下:

一:全书由八十篇系列主题散文组成,裁为四卷;分别为:先秦秦汉卷、魏晋南北朝卷、隋唐宋卷、元明清卷。

二:钱穆云:“民族之抟成、国家之创建,胥皆文化演进中一阶段也。”据此,本书以文化演进为纲,不细究一朝一姓的更替,而重于表彰逆境中坚守信仰,勇于担当的大丈夫精神。

三:虽史事叙述不可避免,然本书不侧重于权谋争斗,转而用力于挖掘扭曲人性的社会背景;以相斫角度所写史书,坊间本已汗牛充栋。

四:本书写作,避免传统史论的繁琐枯燥,而尽量发挥散文的文学优势,以大写意的笔法表达历史的沉重与苍凉,尤其是人类每步前行的艰难与伟大(这也是本书取名《人间道》的原因)。

五:本书写作,间或采取情境化手法,然其所涉及人物事件,严格遵循史料,非敢杜撰臆造。

六:本书写作,自始至终心存敬畏,非敢调侃轻薄。

笔者才疏学浅,鄙陋之处,还望方家不吝赐教。

 

1.洛神

承载着绝望和悲哀的马车没有终点,呜咽般的车轮转动声,几百年间,日夜不歇——

那几百年,中国的历史逃不出一轴《洛神赋图》,

一轴洛神早已被放逐的《洛神赋图》。

2.服石时代

作为父亲,无论阮籍还是嵇康,都不愿意下一代人继续走自己的老路。

然而,摇曳的竹枝,掩盖了他们的真实面容,致使后人迷惑于竹叶萧萧的风姿,却忽略了竹根深处的酸楚。

后世所仰望的,不过只是这片竹林筛下的斑斑点点的碎影。

3.驺虞幡

明知司马衷愚钝,却依然选择他作为自己的继承人,这是否可以理解为一种破罐破摔的赌气、一种被天命与正统压制太久激发的自暴自弃——

抑或,一个不怀好意的恶作剧?

4.陆沉

随着祭祀冒顿单于的浓烟冉冉升起,遥远的北方,冻土开始龟裂,被封印了几百年的无数只狼爪,森然破土而出。

长安,这座曾属于汉武帝的都城,顿时腥膻触鼻。

5.王与马,共天下

实际上,早在缔结之初,东晋王朝就已经向世人显露出了自己最隐秘的底色。

那个史上仅此一例的邀请,可以有多种诠释。真诚,忐忑,怯懦,试探,抑或警告,等等。然而,无论哪一种,推断的终点,都会指向一个绝对无法画圆的圈,指向一片残破中的残破。

6.九重天

十多年后,桓玄再次盘踞了荆州。某天,一位陶姓参军投到了他的帐下。这位名叫潜的中年人,看起来穷困潦倒,但据他自己说,当年权倾朝野的风云人物陶侃,便是他的曾祖父。

这位陶侃后人有志于追踵先祖光大门庭。不过,最终,他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官场决裂者。

7.北伐

正如世间没有真正的桃花源,乱世中的“天朗气清”也不过只是幻象。飘逸的行草,并不能抹去这一年的累累伤痕,墨香与酒气,同样掩盖不了刺鼻的血腥。

一场大祸,并未能随着会稽山阴的修禊而随流远去,而是在王羲之们的朦胧醉眼中,持续发酵。

8.淝水残梦

从淝水之战前的历史地图上看,前秦的势力覆盖了整个中国的三分之二以上,触角一直伸到当今云南边界,就像一头巨兽大张了嘴,准备吞噬蜷缩于东南一隅的东晋。淝水,不过只是悬在这头巨兽獠牙间的一根纤细蚕丝。

然而,就是这条最终作为支系注入淮河,远不如长江或者黄河宽阔的寻常河流,却成为了苻坚一生最可怕的噩梦。

9.旧时王谢

《南史》记叙了继东晋之后,建都于建康的宋齐梁陈四朝史事,惜字如金,而摇曳于首页竟然是一株野草——这无疑令南朝一百七十年的历史,呈现出了隐约的草木纹理。

以及一种汁液饱满、泼辣鲜活的乡野气息。

10.暴君世纪

激情澎湃之际,绝对没有人能够预料到,不久之后,他们就会操起锄斧耒耜,像轰赶野狗一样,将刘裕留下来镇守长安的兵将,统统赶回了江南。

然后,这些汉人打开城门,将汉王朝的故都长安,献给了匈奴大单于、大夏天王赫连勃勃。

11.求法

九月,一个萧条的暮秋黄昏,道生一杖一钵,在寒风中离开了建康。

出城之前,他当着所有驱赶自己的僧众,庄严立誓:

“如果我宣讲的与经义相违背,愿人见人厌的恶疾发于我身,暴毙而亡;如不相违,我死时定当占据狮子讲座。”

12.太平真君

道教经典中,教主太上老君的坐骑是一头青牛。某种意义上,寇谦之将原本桀骜不驯的野牛穿了鼻环,磨钝了蹄角,洗刷了毛皮,甚至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阉割。现在,这头牛已经脱胎换骨,步履雍容目光温和,已经能够让人们相信,它宽阔的肩背,足以安放整个人间。

公元423年,突然出现在北魏都城的寇谦之,浑身隐隐闪着金光。

13.悲平城

驯鹿渐行渐远。现在,拓跋宏站在黄河岸边,念起了陌生而古老的咒语。

龙马,神龟;河图,洛书。他要召唤另外一种已然成为中华图腾的神兽,背负起自己日渐迷失的部族,冲出这重令人窒息的迷雾。

凝神静气,拓跋宏虔诚地倾听着来自河底的声音。

14.梁皇忏

那时,鸡鸣山上还没有同泰寺,萧衍也只是一个低级官员。

在没有同泰寺的鸡鸣山上,那个人的一席话,曾经令年轻的萧衍感觉到有阵阴风从身边刮过,某种东西急剧坠落。

坠向无底的深渊。

15.无边落木萧萧下

瘴雾散尽。橐橐声中,一支承载着数百年委屈和愤怒的军队越岭逶迤北去。

大庾岭,又称梅岭,以岭梅而闻名。霸先出岭,恰值正月,三阳来复,地气转暖,走着走着,梅花便开了。

一路暗香,就这样走到了建康。

16.无愁天子

那张五官狰狞的面具,完全可以视作北齐王朝的隐喻:森冷的青铜,如花的笑靥,究竟哪一张才是真正的脸——

光明与黑暗,鲜花与屠刀,天使与魔鬼,竟然能够如此亲密无间地集结于同一具躯体。北齐立国仅有短短二十八年,而这二十八年,却因此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不易评判的一个朝代。

17.黑衣之谶

被封闭了数百年的闸门终于缓缓开启。关陇,这个秦皇汉武——中华历史上最强悍的帝王——的故地,从漫长的蛰伏中慢慢苏醒过来。

西,日落的方向,五行属金,主秋气,主杀伐。一个属于战神的古老方位,隆重宣告回归。

18.观我生

火光冲天。在被魏兵俘获之前,我就那么一直呆呆地跪倒在火堆前面。我忘了自己到底有没有流过眼泪,但我清晰地听到,当火焰升到最高处訇然炸开时,火堆深处,隐然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叹息。

这一把火,烧掉了古今图书十四万册,这是继秦始皇焚书之后,中华文明第二次大劫难。

19.可汗大点兵

此言一出,所有的喧嚣都停了下来。整个草原静得可怕,简直能听出草尖互相触碰的声音。许久之后,阿那瓌如受伤的雄狮般发出了一声怒吼。

正是这一声怒吼,戳破了柔然花团锦簇的中兴假象。原来,阿那瓌头顶的耀眼光环,只不过是一个没落部族的回光返照。

20.哀江南

绽放只是刹那,凋谢才是永恒。飘摇于风里的落花,正如末路上的狂欢,以最华丽的舞步,完成万劫不复前最后的舞曲。

在北兵橐橐的行军声中,陈叔宝如痴如醉地享受着急剧坠落的快感。


 庄严地说好历史故事

  ——《人间道·南下北上(魏晋南北朝卷)》编辑的话

  徐硕

  历史似乎很热,故事谁都爱听,坊间市面,各种戏说趣闻比比皆是。坏人可能不错,好人也会猥琐,脸谱纷纷打落,引起唏嘘一片。

  在嬉笑怒骂之中,如何庄严地说好历史故事呢?

  遇到郑骁锋老师的文字十分偶然。大约五年前的一天,我在博库书城闲逛,随手翻了一本《眼底沧桑》,翻两页竟然遇到了东林书院。那时,我刚去过无锡,正是去瞻仰那座冷风热血,洗涤乾坤的书院。关于明末的这一场很严肃的斗争,我特别害怕作者以全知全能之笔将其纳入闹剧的格调。但是,没有,郑骁锋表现出了一种高贵的庄严,仿佛于天地悠悠的荒野间,面对过去的残缺丰碑,予以了礼敬的尊重。我仿佛一下子在尘世间遇到了同道中人。

  历史固然能给今天的我们带来许多,包括八卦,包括娱乐,但是,除此之后,是否还应该有思考呢?

  爱思考的人自会思考。郑骁锋就是这样的思考者。他从不卖弄才华,亦不抖落包袱,而是真真切切地去感受那历史情境中人的体验,把他们的处境,或是窘迫,或是得意,或是失落,或是狂喜,表达出来。

  很有幸,我成为了他的编辑,或许也是他作品的第一个读者,参与了他的这次孤独且艰难的历史长征——《人间道》。

  他要以一人之力,贯穿中国历史三千年,写尽慷慨悲歌八十阕,观望生活在治世、盛世、乱世的人们,体悟那大写的人,以及幻化在每一个个体中的我们自己。

  我最喜欢的两个关于历史的定义,分别来自雨果和帕斯捷尔纳克。

  雨果说:历史和传奇都有同一个目的:绘过眼烟云的人背后的永恒的人。

  帕斯捷尔纳克说:历史就是要确定世世代代关于死亡之谜的解释以及如何战胜它的探索。

  翻看这本即将付梓的《人间道·南下北上(魏晋南北朝卷)》,人,满目徘徊的是人,忧伤孤独的曹植,沉郁怅然的嵇康,持重大度的王导,野心勃勃的桓温,壮志踌躇的苻坚,虔诚舍身的萧衍……所有的人后面,是关于存在,关于战胜死亡的世代探索,是永恒之人的神秘微笑。

  战胜死亡,永恒之人,这样的严肃命题似乎离我们的生活有点远。尤其是对我们:生活太忙乱,没有时间吃饭,上网到眼睛酸,科技发达好有效率,房子股票跌跌涨涨。历史故事,也许只是茶余饭后的逗君一笑,需要那么高尚其事么?

  也许是,也许不是。而那长征途中的行者,无法顾及众生的所有欲望。他只知道,十万八千里求取来的真经,终会在一些心灵上点亮。

http://paper.lifeyk.com/html/2016-06/26/content_1587330.htm?div=-1


荐语:

江子(作家,评论家,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我以为郑骁锋的历史散文写作,是沿袭了中国历史强大的散文书写传统的——他的书写,是史笔,也是散文。他的笔触,指向大地伦理,指向广阔的历史、广阔的世道人心。我从郑骁锋的散文中,往往能隐约听到几声失传的远古青铜器的无意碰撞之声,或者失散的编钟之声庄严传递,能隐约感知到几缕清凉古风徐徐。

黑陶(散文家,诗人,江苏省作协理事):他决非书斋型作家。经由他手诞生的每一个有关历史的文字,都有旺盛的根系,这些根系,带着中国的、现场和大地的强劲温度和湿度。读他的书册,是如此容易能够倾听到他体内激越却又节制着的轰响血液。对于沧桑累累的历史,他总是独出己见,新鲜锐利。

赵柏田(著名作家,学者):骁锋的文字,通世道,晓人心,知关节,更兼千里逆旅,餐风宿雨,开阖之处,金石之声可闻,直指历史的幽暗深处。

鲁晓敏(作家,学者,《中国国家地理》特邀撰稿人):正如他的名字,骁勇,锋利,他的文章带着一股英气,带着王者的孤傲,带着刀客的决绝,带着游侠的豪迈,他的文字一路响着金铁低鸣,带着来自历史深处的撞击声。

塞壬(著名散文家):骁锋文字激越、郁勃、大气,他的散文有血气,文字有他自己的性格。

赵荔红(作家,上海人民出版社编辑室主任):骁锋行文,语词铿锵,大开大合,有金属的质地。

周亚(作家,诗人。曾获冰心散文奖、人民文学诗歌奖):骁锋的历史文化散文像青铜器,沉稳而厚重。且有声。行文间有金属之铿锵,气息之粗重,脉络之贯通,历华夏数千年的文明和沧桑。你可以一边阅读,一边敲打,一边倾听作者的脚步和心脏,怎样伴随那泱泱大国一次次剧烈的心跳和起伏,和沉沦。

刘军(散文评论家,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郑骁锋的文史随笔抑或历史散文在《人间道》这部集子里渐趋于真淳之境。此真淳非豪华落尽后的抵达,而是历经历史烟云重压之后,自我的显明,以此在文本中得以建立自我与史实之间相互谛听并激发的关系。其散文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越过历史材料中诸人事的奇巧之处,进入幽深的井底,触摸或隐或显的本质律。此本质律对应西方文化中的逻各斯,或佛学中的因明论。恰如荷尔德林的诗句:谁曾想过那最深刻的/谁便爱那最现实的。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